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XMFC|CE]翡翠之龙 下

崩溃了,为什么忍者发个6000字都要卡......






说实话,甚至就连到底是怎么从一开始的“报答救命之恩”变成现在这样“伪装情人作战”的呢,Erik自己也没搞明白这段剧情是怎样神展开的。

他原本就没什么特别要紧的目标,也绝对不是忘恩负义的那种人。相反作为一名合格的剑士,那份自尊也让Erik非常不乐意欠下人情。作为一份合理的报答,剑士答应了一个会在很长一段时间绑定两人的请求。

 

(“我希望你能一起上路,至少护送我回到王都。”)

(“成交。”)

 

但目前发展实在有些迅猛。Erik还在困惑到底他们什么时候成了“热恋中的情侣关系”,这让两个人一路上经历了各种奇怪的目光,他为此打过的架加起来能在王都赔出一整间酒馆还有余。每天Charles坚持只开同一张床,他们却又保持绝对距离睡在两端。

 

“想要隐藏行踪可不容易,我的朋友。非常抱歉让你感到不快,不过这是目前最轻松的办法了。”

 

剑士和他的法师情人怎么也不会和教会单独失踪的年轻主教联系在一起。何况在所有认识Charles的人里,压根就没人见过Erik

 

——而且这样也比较方便上药和照顾伤口,Charles解释道。那时剑士已经脱下上衣,眼睛失神睁着,湿润而发红。显然疼痛还在继续,Charles能看见那对漂亮的肩骨上有两道对称的细长伤疤,像鞭痕又像是割痕,仍然保持着新鲜的嫩红色。他将沾满药膏的手指拂上去,听见剑士发出短促的一声啜泣,紧紧卡在喉间变成无声的呜咽。

这声音如此色情,让人几乎克制不住。幻想水流一样倾泻而出,再没有人比Erik更适合被按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让他支起手臂,腰肢下陷,双腿分开直到漂亮的屁股翘成恰到好处的弧线的了。剑士精炼的身体会被打开,如此顺从,在拇指玩弄穴口时深深战栗。直到从后面进入他,贯穿他,下流的体液把昂贵的织物弄得一团糟,可谁都顾不上这个。那些呜咽将消失于深吻中,以神职人员不太符合的熟练和色情劲,在那就武者来说过分纤细的腰线和挺翘的后臀上都留下清晰分明的指印。

 

Charles有信心这一切迟早会发生,只是不是现在。他们还远没安全,无论是前途未卜的行程,还是彼此交际的距离。

 

所以他仍然在等。

而他从不失算。

 

 

眼下他们停留的地点正处在公国边境,整座城市因为贸易而发达,因为远离政治中心而自由(或者说混乱)。毕竟只要能穿越从郊外开始延伸的森林并在那之后的荒漠里认准方向,就能达到另一个以富有而闻名,全然不同的国度。

即使被财富所诱惑,也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亲自走一趟。谁都知道,如果在荒野里迷路,可怕的不是饥饿或者缺水,而是盘踞在其上的统治者。

当地人对那片土地有一个敬畏的称呼,这名字Charles再熟悉不过, Erik曾经提过太多遍——就是那个关于自身来历时剑士唯一会回答的地点。

那是龙的巢穴。

 

Charles并不知道这对他的同伴会有什么影响。白天Erik看起来一切如常,他们顺利住进的房间离市中心不远,还能听见整点的钟声。所以Charles并没预料到晚上会有什么进展。

年轻的主教非常普通结束了沐浴,换上自己最朴素的立领白袍,上面没有任何属于教会的多余纹章。悉悉索索的响声让他从祈祷书上抬起头,看见已经清洗干净的剑士站在浴室门口。Charles从那张脸上迅速辨认出让对方脸色虚弱不仅仅是因为酒精。

 

只裹了浴巾的人还没顾得上穿衣服,摇摇晃晃直到被引导着伏在膝头。手指拂过后颈,不轻不重停留在太阳穴附近。

“疼吗?”

几乎陷入茫然的Erik下意识摇摇头,又一阵眩晕过去后才发觉自己脸颊下如今枕着的是Charles的大腿。他想要挣扎着坐起来,被对方并不强硬却不容拒绝的手势制止了。

 

年轻的主教手指灵巧贴在对方后脑,一下下梳理起剑士头发。温言软语的安慰听起来放松而温暖。这感觉接近醉酒,让人头昏脑涨,判断力下降。所有被小心隐藏起来的克制和秘密不再保险,Erik几乎无法隐藏想要亲近对方的意图。

 

亲近——

 

这个念头像毒液一般,在Erik意识到的刹那强烈的浇在了那块从未好过的旧伤上。

他只是咬紧牙关。只有这个不能再发生一次,他曾对自己发誓。那教训灼烧在骨血里,回忆中,提醒他除了这副身体和灵魂外便一无所有。

Erik依然无可救药的,在每一次思绪中断后发现自己又不自觉将视线投向了年轻的主教。

他拒绝去想萦绕在心头的陷落预感。

 

Charles则好像没察觉到自己同伴这么千回百转的想法(Erik无法确定他是真不知道还是体贴留了情面)。他只是垂下头,看见剑士转过脸,从下面斜斜凝视过来,不知道自己那浅色的眼睛看起来哀怨而恼怒。

这神情如此无辜,简直叫人忍不住想要按在圣殿金碧辉煌的墙上,放肆直吻到喘不上气。

 

“你知道我不能接受圣水的祝福,它们……”很疼。“没什么效果。”

“好吧,如果这是你希望的。”

 

他听见那平日里诵读经文的声音换了个方式,轻轻吟唱起不知哪里的曲调,带着不符的忧伤。好像那些从未被记载过,只在一代又一代间传承下来的旋律。

 

没有多少人还记得,那些在圣殿手抄的经卷里记载的最诚挚的爱意,被编辑成献给神的雅歌之前,曾经是对谁也能唱的曲调。

 

(……良人沉眠,宛如百合开自荆棘。蔷薇刺破誓言,染红这苦等垂怜的人。他于荒野里孤身辗转,仍叫那飞禽走兽,不要惊醒我之所爱。)

 

这调子奇异唤起了某种Erik熟悉的情感,来自更加久远之前,安详盘旋在本该被遗忘的记忆里。剑士甚至在听见说话声时还没意识到是他自己在开口。

 

“你知道关于龙的传说吗?”

 

那穿行在发丝里的温暖手指几不可查的停顿了一下,然后恍若不觉的继续梳理他的思绪。

 

“是契约者的那条吗?不要和龙做交易——他们会欺骗被选中的人类,将他们像金子一样视作自己的财富,收集为心血来潮的宠物和无法逃脱的奴隶。”

Erik笑了。

“这么说,现在流传的终于是正确版本了吗。”

 

在我出生的年代,他们还不是这么说的。

 

“当时所有人都梦想找到一条龙,人们相信能够和龙签订契约的人可以得到一半的财富与同等的寿命。他们能让那种凶残的生物低下头颅,听从命令,甘为一己私欲效劳驱走——愚蠢,和我一样。”

“你不像贪图权贵的人。”

“也许原因不一样,但结果你看见了。”剑士声音阴郁,“这么多年,没有人知道怎么解脱。”

 

Charles见过那个标记,在换药的时候。那印记仿佛是活的,流动着奇妙的光彩——他上一次见到时还只有黯淡的纹路。就好像这个年轻的剑士在用自己的生命奉养它,灌溉那份连接。

 

拥有称号的巨龙,无论哪一份资料的记载都大同小异。它们精通人性,喜欢漂亮的东西,并且是天生的战士和法师。而如今剑士提到的那条更是名声在外。它有无数个身份,SchmidtShaw,无论哪一个都第一眼看上去优雅精致。他花了如此多的时间矫饰自己,端庄到刻板的礼仪,永远像掠夺来的黄金似的明亮发色。无论哪一条都是传说里龙会喜欢的样子。

 

Erik无法辨认出这里面的陷阱。他错误的交付了自己的信赖,为那渊博的知识和优雅举止所迷惑,然后付出了绝对的代价。

 

“他杀了我母亲。至少她为我而死。”

“……你母亲一定很爱你。”

 

Charles耐心等待漫长空白,半晌后他听见极轻的回应。

 

“我不知道。”那声音干而苦涩,“我想不起来她的名字,她的面容,甚至不记得自己是谁,从何而来。Shaw剥夺了一切——我只记得恨。”

剑士因为回忆而颤抖,Charles试图碰触他的脸颊,被半路握住了伸出的右手。

“别,”Erik没有动,任由Charles空闲的另一只手撩开他汗湿的前发,“我不是你的信徒。”

那双被吟游诗人专门传颂过的碧蓝眼睛立刻柔和低垂下来。

“那就快点好起来,我的朋友。无论你有什么愿望。”

 

被小心避开了象征主教的那枚戒指,Charles感到干燥的双唇印在他的掌心,如此轻柔,像放缓的鼻息若即若离。

“我要找到那条龙……”即将滑入睡梦的剑士枕在膝头喃喃自语,那丝绸的白袍沾染了两个人的体温,光裸的身躯包裹进满腔爱意的羽翼之下。

Erik。”

年轻的主教安抚着自己的朋友,将来的爱人,他看着对方因放松而显得年轻的睡颜,宛如先知的面容因为预见更多而呈现出关切和忧郁。

 

 

……如果我说,那个传言其实是真的呢。

 

无论哪一种说法里都没提到,签订契约时如果有一方钻了空子会怎么样。

哪一个都不是男人的真名。他欺骗了还未成年的龙,利用了它对人类的好奇心。Sebastian Shaw用一个假名,夺走了幼龙那含有力量的真名。他将那神圣造物的记忆封印,捏造了虚假的过去,好安置因背叛而产生的无法删除的情感。

 

这不为人所知的历史远该被遗忘于时间之流,但命运不可揣测。只是因为好奇而接触人类社会的龙族大概连自己也没想过,那道痕迹会真切保留了下来。

 

他当初化为人类,混迹于市井间时用的就是这个名字。Erik。这全都记载在教会尘封的角落,已经不知道是谁记下了这些天真而快乐的故事,也没有人再相信曾经有这样一个存在。可Charles知道这都是真的,因为他不经意间发现了作者封死在书脊夹层里的东西:一小片未经打磨仍然规整得发亮的圆片。

 

这件来自过去的纪念品干净澄澈,毫无杂质,像真正的宝石一样蕴含光彩,又饱含任何一个施术者都嫉妒的魔法气息。随角度变换而呈现出不同色泽,鲜活得仿佛顶级翡翠,却独自置身在黑暗里——就像已然沉睡的灵魂从不曾注视自己的模样。

 

那是一片龙鳞。它的颜色和Erik的眼睛一模一样。

 

 

 

 

 

FIN.







拍手[2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