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Skyfall|Q00]Fragments

我其实也很想直接管这个叫Pieces......取名什么的,不外如是(×




00. A Hello to Arms




每一个特工都有偏爱的武器。

 

这是靠暴力吃饭的入门基础,所有人重复过成百上千次。被自己亲手一点点擦过的枪管,拆开保养好后又重新拼装成沉甸甸的一整块。浸过油的金属发出锃亮的光,精准得是一件艺术品。
所有高杀伤产品都需要精心对待。


Silva憋了多少年终于找到另一个double O絮絮叨叨,他一边像情人似的抚摸到手的特工,一边玩着那把刚刚结束一个女人生命的手枪。军需部当年就专抢他喜欢的对象,经过他们手的枪支都被改装得奇奇怪怪。Silva总是要无比痛心拿回来自己再打理一遍,这个有西班牙血统的家伙的反应好像那是他被从里到外摸了个透的挚爱。

真是毛病。

Bond半垂着眼没搭理他,按照这个说法他已经无数次把自己另一半丢进了爆炸的火场、看不见底的海洋和某些宠物的肚子里。说实话,特工这职业从来就没什么选择余地。挑三拣四是很难从复杂多变的现场成功回来的。
而且就算你现在看上的这个,还是会被军需部抢走的。

 

Bond不太清楚MI6如今军需官的选择标准。他们仍然负责搞定支援产品,不过有实际杀伤力的大部分已经逐渐停产(绝版钢笔!只要998!保证炸你家!)。决定成败的因素更加复杂,虽然最后归根结底还是人。
那个还带着雀斑的年轻人让MI6最优秀的武器睡在他枕边,公私分明因为从来都只有公没什么私。眼神里总是审视,偶尔恼怒,像看怎么改也改不好的半成品。


比你年轻的上司依然是你的上司,何况他还有大把升职空间而你俨然已经到头。所以Bond从来没什么公开怨言,他只是笑得调情,盯紧对面小家伙干巴巴欲言又止。


“我只是有点……”


军需官咬住舌尖。他还是说不出口。

 

从古至今,大部分制造兵器的工匠都会打上自己名字,越出色越乐意。而Q沮丧于这完全不出于己手的作品。这不是他的风格,就算他再怎么努力这世界也只会有一个Bond。所以Q只有用另一种方法。

这个年轻人选择身体力行,俯下脸去,盖住锋芒。那些接触转成湿乎乎的缠绵,咬住那两片唇肉来回吸吮。
他借此机会得以摸清那兵刃的每一丝脆弱和锐利,将那块虽然够热却不够软的抱枕更加用力抱在怀里。习惯性捏了捏还算有弹性的两瓣臀肉,内心里迷迷糊糊不知道嘀咕了什么听不懂的音节和句子。


……至少屁股上我还能留一道指纹识别。

 

 

 

FIN.









01. Your Body and Brain

Bond有时会想如果从长远角度来看,没准自己军需官的脑袋比一个double O seven更值钱。


剥除那些贵得要命的三件套和坑爹到死的破装备,他只有一具身体,迟早衰老。而就算再过十年,军需官仍然有远超平均的头脑。

没有人能不带脑子过活,虽然大部分人有没有那玩意也没什么差别。天塌了房子也不是自己的,先保命要紧谁还顾得上关键时刻掉链子的高科技们啊。

还活着的Bond简直理直气壮。总之,这绝不是在败家,至少现在一个007听上去比无线电信号纽扣值钱多了。

 

“我已经认了,反正我上任前就有人告诉我这是double O们的自带属性,007带头。”

“但你是我第一任丈夫。我以前从来没有和人关系好到愿意上升为财政纠葛——我甚至没有和你做婚前财产公证。”

“那是因为我比你有钱!看看你从不规划的投资和理财!”

“反正现在也是共同财产了,如果你能容忍他们莫名其妙减少的话——何况我还能刷MI6的公款。”

“我算是知道政府每年的财政赤字怎么评估出来的了。你这个负值。”

 

Q觉得自己总是在火冒三丈,可这家伙干一顿也不会老实。这么一想他下手简直没有轻重,疼得特工先生以为自己都要眼泪汪汪了,可应该满足的家伙比受害者还要沮丧。

刚刚结束一轮的军需官把自己埋在枕头里,顾不上一身粘腻,声音听起来闷闷不乐。“婚内强奸也是违法的。”

Bond平躺仰头看对方卧室的天花板,那里干干净净,没意识到自己的左手非常自觉在枕边人背后顺毛,一遍又一遍,那一大块皮肤摸起来手感挺好。

“放心吧,我不会告你的。”


特工得到无数咬痕和新的交合作为回报。军需官简直折腾的要让一把骨头散了架,好像完全不记得对方才从任务中退下来不到五小时。

年长者的忧郁啊。


他张开腿,一边在对方的动作下哼哼一边把脸贴陷进床单里。Bond对性太过熟悉,这宛如呼吸一样稀松平常的,让他轻易在快感里走神,就像每次Mallory骂得狗血淋头时那些话他多半没过脑。分出来一半注意力维持身体反应就够了。

Q还是很不满意,“你平常不用脑,现在一思考就超响。”

他气喘吁吁,勉强伸出手背去蹭年轻人的脸,碰触到那汗湿皮肤的指尖却轻柔又精细。

 

“我只是在想,明天早上你吃什么。”

 

 

 

FIN.









02. Slash Story

Bond一直没弄明白如今的阿宅小青年都在喜欢什么。

 

“冻起来七十年的老冰棍。”军需官露出了被外行冒犯的表情,“谅你也不懂。”

“那又不是真的。”Bond懒洋洋躺在沙发里,任Q整个人倚在肩头。“纽约哪天真被砸沉了我就信。”

“不好意思,Thor最新拆掉的地方是伦敦。我在镜头里看见你喜欢的那家意大利餐厅了。”

“……你不能指望我在基辅找到还营业的IMAX,”特工顿了一下,然后将眼睛可疑的眯紧,抿得极薄的唇边几乎略过一丝春风。“还是说,你在暗示我陪你去看电影?”

“Double O seven,你想多了。下周Q branch电影之夜的时候你大概已经被打发回雪地里扑腾去了。”

“这就是为什么你偷回来部门的投影仪,还跃跃欲试在挑蓝光收藏碟的原因?”

“设备调试,如果你坚持要问我填在借出卡上的理由。不过说实话,我有时会想万磁王真是当特工的好材料。孤儿,聪明,有天赋。典型MI6招人标准。哦不过那个能力有点麻烦,还是普通人设定就好了。”

“……然后等他成为下一个006?相信我,谁也不会相信他会对英格兰和女王忠诚的,包括他自己。”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还需要X教授。牛津毕业,家世深厚,听起来就是体系内的料。M会足够明智到找一个好项圈的。”

“如果你硬要我发表评论,我不觉得自己能和审美可怕到那种程度的同事处得来——上一个这么风骚的家伙你也认得,前任009,成功对项圈发动了自杀式袭击。”

“我知道你喜欢金刚狼!每次看X战警的时候你都盯着他嘴唇看!”

“你不能指望我清醒撑过那种扯淡剧情还不能自寻亮点,Q。而且现在我正盯着你看呢。”

特工舔了舔他的嘴唇,他俩都知道那是故意的,但Bond就是有办法做得自然而充满诱惑。如今那两片双唇变得湿润而亮晶晶的,微微张开着将舌尖风情的藏了进去。

“而且我不介意你一直看着我的。”

 

……这是作弊。军需官在接受诱惑前气呼呼的想。

 

 

 

FIN.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