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MI6Xover|All]特工们

CP乱炖,全是私货.(。

纯粹自娱自乐wwwww




拍手[0回]


00. God save the queen



听到他那位同僚宝贝弟弟新的英勇事迹时,Mallory简直有点幸灾乐祸.


时至今日,MI6的长官还是M,Gareth Mallory的M而非Mycroft Holmes的M.不过后者显然不在意这个——毕竟他的真实职位高级到就连MI6也只是一个官方挂名,就算插手国内事务MI5也只有夹紧尾巴老实听着的份.但谁都有吃瘪的时候,天知道这两年MI6被迫给年轻的Holmes收拾烂摊子时都在暗地里期盼什么.这一刻Mallory觉得他真应该叫Q拍下对方现在的表情,然后全部门发放.他们等这个比年终奖还积极.


叫你弟不考杀人执照.

 

Magnussen一死,这下那件破差事的卧底名额再不用担心.东欧到现在都还是阴沟,这谁都知道.不过话说回来,哪又不是呢.大部分特工都活得像条狗,在阴暗处不为人知的死去.Mallory实在有点舍不得折损手下,何况培养一个还算听话的00系虽然不困难但也不容易,这种必死的任务就更没必要把自己人积极往里搭了.

可惜他高兴的有点早.另一个麻烦的M,或者更麻烦的James搅黄了那四分钟的快乐时光.只能说所有人大张旗鼓对付他不是没有道理,种种迹象表明曾经的犯罪皇帝不是这辈子就是上辈子给俄国人出过力(好像这么干的人还少似的),但在被官方(?)扶正后俨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积极投身到和那位大英政府的抢人业务里.


......嗯,这个消息听起来也不坏.

 

MI6的现任长官最后调整了一下领带,转头遇见开会间隙同样跑出来透气的另一位.啊,倒数三,二,一,准备.
他们同时亮出剑锋.

 

忽略掉从体重和发际线开始的惯常问候,话题随交锋一路直奔彼此知名软肋.

 

听说那位有名的007业务精通,工作繁忙,连你们的敌人和自己的军需官都没有放过?
那只能说明我的手下足够魅力,不像某位只会拖后腿的家属.塞尔维亚之行还愉快吗?
不会比伊斯坦布尔更糟了,承蒙关心.好像每年你们那位特工之王花在不雅癖好的特殊经费不值一提似的.

 

家长们恶毒对视,虚伪一笑,绝口不提其中一个睡起来不够顺从(花样倒是玩得够多),而另一个动不动处处留情(大部分还都不是幌子).
这俩麻烦精用来俯视伦敦的楼顶都是一样的,天知道他们还交流了些什么.让你的弟弟/特工远离我的人!他们无声咆哮对谈重点,若无其事滚回会场作为完美收尾.

 

这就是部门级例会,以什么也讨论不出来为最高目标.所有与会男女都穿得严丝合缝,用语生僻冗长,内容地痞流氓.
其中最衣冠禽兽的两位,一个在睡自己的弟弟一个在睡自己的特工.好在为女王陛下打理国家的高级公仆全都半斤八两,就连现任首相Jim Hacker也一度深陷某段有鼻子有眼的香艳内部3P传闻,这让内阁秘书Sir Humphrey Appleby很长一段时间见到国防大臣就吹胡子瞪眼——天知道,这段话压根还是公务员们先传出去的.

 

不过这向来是大英帝国不成文的传统.名声最为显赫的剑桥五人组不用多提,如何做一个好长官的第一课便是吃窝边草时不要客气.规则什么的都是定给媒体看的.

 

瞧瞧MI6档案里的普通一员,Peter Guillam,上个时代圆场首领的人(各种意义),金发碧眼,圈内尤物.虽然身为剥头皮小组长,但哭泣时意外可爱,让一度认定叛逃的手下都魂牵梦绕从东欧滚了回来.不过后来那家伙依旧不知所终,没办法,政治斗争时人们总是指望对方下面的档案越乱越好.

关于Ricki Tarr的下落有两个说法,一种是他完全改行做起了别人梦里的恐怖分子,另一种则没什么新意说他干脆投敌加入了CIA——顺带一提有神棍表示目前和他搭档的那个金发小伙将来是要做总统的料子.谁知道呢,说不定他将来还是觉得当船长去宇宙泡新基友比较好.不过管他的,这都不属于目前世界线的考虑范围.

 

目前的谦卑职员,大英政府对整件事只有一条评论: 不愧是George Smiley.训狗指南,品味一流.

 

他漫不经心摩挲身边伞柄,沉思下一次拐骗自己弟弟带上金色假发做起来会不会别有趣味.

虽然那小混蛋仍然一点也不乖.永远学不乖.

 

 


FIN.


 


...Only God can save the Queen.









01. The World of Yesterday

 

 

 

关于这次见面,只是一个发生在任务间隙的微小意外.


James Bond,大名鼎鼎的007,即使在MI6里也难得不那么愚蠢的特工.Sherlock能完美推理出他现在的状态: 强壮,有力,忠诚.优秀的Sub.但上一回见面时他的Dom气场也毋庸置疑.少数让侦探也无从确定这份教科书般的气质到底是真是假.

年轻的Holmes根本不相信Switch的存在.像其它所有他不相信的事一样.

 

"你也不相信性的力量,对吧?"

舔舔嘴唇,那位double O特工用他特色的蓝眼睛好生端详了一阵眼前年轻的Holmes,重新拿起酒杯时语气能听出来一点怜悯."他一定没教你如何做一个Sub."

"我才不玩该死的权力游戏!"

"但是他只教你如何做他的Sub.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么说你见过那个女人了.她都告诉了你什么?"

"那位女士不用说也很像你,黑卷发,高颧骨,白皮肤.不过她可是相当棒的Dom."

"确实.但我看不出这和主题有什么关系."

"没关系,最后总能变成有关系的."

 

Bond扬了扬酒杯,两个人都听见了耳机那头传来军需官的咆哮,"不要睡那个人的弟弟!Doouble O Seven我警告你——"

Sherlock盯着泰然自若将公家财产和后半句话泡进伏特加里的年长特工,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就是你的品位?"

"别只靠听就下结论,Q生气的样子很可爱的."

"嗯......确实,Mycroft大概需要一个新下属来平衡过剩的官僚主义了."

"不行,MI6需要Q挽救平均发际线."Bond一秒否决了撬人计划."不过你就没有其他感兴趣的?我保证有些东西MI6不知道,也不在任何特工机构的培训教程里."

"啊."侦探露出了某种顿悟的表情."所以说,这年头的反派都颇有新意?"

"相信我,不会比那位大英政府逊色多少."特工狡黠的笑了,将那淡色的嘴唇抿成某种优雅的暗示."长官的喜好不外乎就那几套."

"他才不是我上司!......你们Lord的癖好倒确实是MI6传统,金发碧眼.恭喜你."

"该冷血的时候长成金子也没用,我以为你知道的."Bond不为所动.M们讨厌不合规矩,但他俩对闯祸都格外擅长.谁都有被大众以为摔死了的记录,只是官方档案上的死亡时间一个比另一个短点而已."为 the Fall干杯."

"说到这个,我也想把Mycroft那该死的房子炸了."

"如果用豁免权限来换的话,下次出差时我可以对那部分国外资产想想办法."

"不行,Mycroft的身份卡不能借你.不过如果你想买什么避开MI6账户的私人用品倒是可以再商量."

"成交."

 

他们就此道别,007去找005.当时他还不知道自己同事的最后遗言将再一次把两个人串联起来(Underground network, 那就是一个顶级特工在世上所能留下的最后一句.无人预见的终结,亦无法被将来的时代所记忆).

 

东风将至.这只是迟早的事.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