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MCU|冬盾]Ты река ли моя, реченька

虽然因为私心没忍住标上了冬盾,但还是请只当做普通的,带有cp倾向性的影片观后感来看。
我文科很差,三观也……够呛,所以请不要被任何作者自己也没发觉的谬误误导。

标题依然是Origa的曲名!

 

 


拍手[0回]

 

坐在黑暗里第一刷凝视队长的时候,某一刻忽然前所未有的想起阿尔弗雷德。

他们全是来自于人类设定的角色,一开始只是想要成为某种概括和象征,后来被逐渐加诸太多他人的认知和情感,变成丰富得一言难尽的集合。

 

过去的世界和现在从来不是单独割裂的。就像复习1的时候才意识到嚎叫突击队里还有的日裔,大概来自那个有名的442步兵团。

这是在珍珠港事件后,9066号行政命令已经开始实施时重组的军团。这个将来会成为二战期间授勋最多的部队在最开始时像所有人能预料的那样,处在一个无论哪一边看来都不算自己人的孤独地位。他们唯一能做到的只有付出与牺牲,用鲜血和性命换来相同国籍者的勉强认同。

这种情况下,同胞的定义变得艰难。而同伴则显得简单。所有对你开枪的都是敌人,所需要的只有超过300%阵亡率的决心。

 

然而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选择。

 

那些没有参军的,被剩下的,还在美国境内的日裔被强迫集中在内陆,没有名字,只有号码,所有权利与财产不再有保障。虽然并没有生命威胁,但因绝望而自杀的尸体仍然时不时出现在附近的铁轨和围栏中。

罗斯福在不止一次提到那里的时候用了“集中营”这个词。这是个听起来很遥远的概念,但是有一家人曾经真切是这12万人的一部分。

他们的长子叫扩。现在则更多以“Johnny喜多川”这个名字广为人知。这个现在看起来负责给无数少女制造梦想的老家伙,曾经也是某个因为现实而破灭的微小泡沫。

如果这么对比也许会更容易理解,美国队长是个甚至比世界的J桑更年长的人。在他沉睡的日子里,世界已经发生过太多变化。很多真相已经沉寂,他只有像所有这个时代才出生的我们一样,通过仅存的记录来试图触摸过去的影子。

他并非没有同伴,或者同胞。但他仍然是孤独的。

而在此间挣扎的人里,美国队长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那些沦陷在阴影中的身影,有一部分被重新捏起,冠以冬兵这个新名字。

他每一次睁开眼,见到的世界都是不一样的。但很难得知他到底是否意识到这些变化,因为没有人能确定对于冬兵而言,到底什么才属于重装系统后的初始化信息。

测试证明,这个最优秀的暗杀者对冷热兵器的应用接近本能。但至于为什么还需要精神暗示,让他以为自己是正义的伙伴,显然也不是出于使用者的仁慈。

作为一把杀人利刃,冬兵需要一个指导方向。而那份正确,曾经是用别的什么来代替的。

那片蓝色不幸沉得太深,如今只剩下无尽黑暗。

 

对任何曾经失去的人来说,打捞作业都需要至少70年。

 

而即使强大如超级英雄,也不过是某一个宇宙里的特殊个体。

检验单个粒子的运动毫无意义。既不能同时测准位置或者动量,也没有统计学意义。这就像虽然π里面包含宇宙的全部信息,但是没有人能够提取出来。

 

我们离永远就是这么远。

但我们每一次都想离不朽更近一步。

 

这份愿望被写进历史的每一个角落,只要翻一翻便会明白。美国队长被普遍认为是一个活着的传奇,不可否认或许有一部分人真的这样羡慕过。

可他并不是历史,他只是遗物。很难说什么也不知道直接来到70年后惨烈,还是断断续续醒来但是什么都不记得惨烈。

Captain America睡得太久了。

但总有一天他会睡得更久。和人类一起。像人类一样。

 

 

 

纵使这样,终不能将你抛下。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