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HP|SSHP]Your eyes only

我发现自己哪都贴了就是忘记贴这里.



存档.




拍手[1回]

 会被那孩子发现只是一个意外.

那个时候我只是像往常一样,避开身旁无数随时探究的目光,走动到那个
相对安静的房间里继续上次未完成的阅读.
然后我听见门被打开的声音.
新鲜入侵的年幼身影背对着我.通常我都会回避这种破坏力堪比巨怪的年龄的男孩,但是他银绿色的袍边让我多出了半分注意.
这让我得以看见下一秒那孩子转过来的脸.


 
回到校长室的时候其他画像正在喝下午茶,Dumbledore向我微微抬起他的杯子,对着那张仿佛什么都知道的脸,我简短的回应了他的问候.
[你一定很乐意听到Potter管自己的孩子叫Albus.]
[啊,是的,当然,]他冲我眨了眨眼,[我很高兴——至少这表示仍然有活的人记得我.Albus是个出色的孩子,和他的学院一样.]
白发的年长者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微笑起来.
[虽然我想,你大概还没问他的全名.]
我没有出声.再次回去的时候,那位不速之客已经如预想中的走了.
然而我没有预料到此后他会经常出现.


 
一般人很难找到这个地方,不过我知道它在哪.某个人的大脑曾闪现过这个地方.虽然他自以为隐藏的很好,但是没有什么能让我看漏自己的笔迹.

这里曾经充满了Hogwarts几百年来想要隐藏的秘密和情感.然而无论是没有交出去的情书,还是写有重要笔记的课本,最终都避免不了被付之一炬的命运.
而在厚厚的灰烬消失之前,新的物件开始被若无其事的重新藏了进来.发现这里的人总以为自己独一无二,丝毫不担心哪天它们被挖掘出来重见天日.多亏人类与生自来的自负,这里迟早要变回原来迷宫一样的样子.

我不知道自己的画像最初是被谁丢在这的.不过大战之后,总有很多事物需要清理.人们往往急于看见新的一切替代掉那些勾起伤痛的回忆,却不愿意花时间坐下来慢慢修理暴露在外的伤痕.
他们重建着一切.建筑,艺术,历史和系统.很难评价一切是更好了还是更糟了,然而至少他们是活的.
而我已经死了.连同回忆一起,终止在停止呼吸的那一刹那.只有这些被遗忘的过往留在这里,等着腐朽和毁灭再一次降临.
 


几年来我看着那个越来越习惯出现在这里的男孩.他有着所有Potter该有的特征,和一双Lily的眼睛.
这让我总是想起死亡降临的那一刻.
明明那时他憎恨着我,并不知道我曾经做过的一切牺牲.却依然毫不介意,跪下来捧着一个将死之人的脸颊,完全不顾涌出来的鲜血沾满双手.眼神极其悲伤,里面翻涌着显而易见的难过.
我一直不明白.正如我不明白他对自己儿子没什么创意的起名.
 


而时间总是轻易抛弃回忆.就连这位Potter家的Slytherin都已经开始学习高级魔咒了.
我懒洋洋的看着闪着银光的动物从他魔杖尖端滑出,轻盈的站立在堆满杂物的地板上.
尖头叉子.Potter家的标志.
[一只牡鹿,]我漫不经心的评价了一句.[和你父亲一样.]
 


[不对啊,教授.]
他抬头望着我,眼神明亮而清澈,翠绿的瞳孔里疑惑像微光一样投射出来.那是一双Lily的眼睛.
然而这么多年来我突然意识到,那也是一双他父亲的眼睛.


 
 
 
[爸爸的守护神...一直不都是牝鹿吗?]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