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BBC Sherlock|兄弟]Sing for Series3

第三季观后感们.标题全是每一集印象最深歌曲名.
......好歹,今年的份完结啦.





拍手[0回]

301.
......写的时候还是很开心的.



Donde Estas, Yolanda?




如果说有什么家伙会挪动他那尊贵的屁股,摸爬滚打担惊受怕下到现场,就为淡定看自己弟弟被人胖揍一顿,那绝对非Holmes家的兄长莫属.

这不能怪Mycroft冷血,谁要他人生中近三十多年都采取的是这种教育方式.
当初上帝一定是看魔王太孤单,才把他的脑门头发都拔光造出一个恶魔.为了防止世界真的被玩坏,便叫他们结为兄弟——因为这样才生不出孩子.
他们难得分开,两年里大英政府收到的信息不外乎两种: [还活着,别管]和[死不了,勿念].那时他唯一的弟弟正走过西藏的寺庙,蓝天白云红墙黄瓦,顾不上思考到底是像小哥更让人困惑点还是像小哥更让人困惑点.

虽然Mycroft永远也不会承认,如果是七年前的自己不一定会比现在的Sherlock做得更好.但假设毫无意义,重点是赢家一直是他.小时候Sherlock被骗走自己那份蛋糕时还会强忍眼泪怒视兄长努力不要真的哭出来,长大后他反而一转眼就能声泪俱下演技出众直逼BAFTA最佳男主角.将自己变成武器,这是Mycroft教给还是年幼兄弟的守则之一,而如今他只有心情复杂看对方牢记这条并实践回自己身上.


他俩是天生的命令者——至少年长那个确定是.Mycroft一挥手,那位姓名成谜的女性助理就包办了递文件到取风衣的万能琐事.这让年幼的那一位Holmes想起Mycroft前几年曾衣冠整齐人模狗样的去听那个略胖的女歌手在皇家阿尔伯特大厅里高歌"You would always win, always win".他哥总是胜利的那个.


这多不公平!为什么只有Mycroft见过他光屁股嚎啕的日子!Mummy你就不能在他毁尸灭迹前把那些照片和录像备份一遍吗!
你以为当时是谁尿毁了我最喜欢的一件衬衣和裤子?!
作为对魔王统治大业的阻碍,年幼的我尽到了当时最有威胁的绵薄之力.
看来你现在比起当年也没什么长进嘛,我亲爱的弟弟.
不满意?那你怎么不给自己找一个新金鱼.
你以为这两年你游了很远吗?
哦我差点忘记了,Queen of the world嘛——才怪!


他一把拽过胖子又软又暖的手臂塞在脑下,把不满的抗议呻吟都抛在背后.


明天就等着手臂发麻签不了字吧,近身格斗至少我比你强.
......快睡.

Sherlock得到无可奈何的踢屁股一下,正好在那些指印和红肿之间.反正兄弟俩已经维持这个什么也没穿的状况十小时以上了,再有精力的久别重逢小别新婚也早就超过了不应期.


Mummy只要随便谁陪她去听歌剧就够了,悲惨世界还是和继承权一样留给长子去面对吧.


比占山为王的喷火恶龙更任性的年幼者团在他哥柔软的怀抱里,心满意足闭上了眼睛.





FIN.







302.
千言万语不过结局那首歌.这个点,万磁王和X教授都差不多海滩离婚啦.



December, 1963 (Oh, What a Night)




......


Oh, I,
I got a funny feeling when they walked in the room.


Hey, Myc.
As I recall, it ended much too soon.





FIN.







303.
这是小时候你给刚出生的弟弟唱过的摇篮曲吗,Myc?
然后他一直记到了死亡



It's Raining, It's Pouring




一直以来,Mycroft Holmes才是那个最喜欢玩大的家伙.

他不惜指挥自己的幼弟,如果有必要可以装死,然后从最亲近的人骗起——Mycroft知道这将给曾坚信直至死亡才能让他们分开的军医带来什么影响,比他那个对人性一无所知的幼弟清楚得多.而他绝不会承认这里面有任何一点自己的私心.不,这只是为了伦敦,女王和英格兰.
然后MI6得到了一把又快又好的匕首,免费劳力,插在东欧.好像那位Holmes家的最年幼成员上辈子就干过这个似的,迟早要沾上血迹沦落到剥头皮小组的位置.

比起预言,这更像某种恶毒诅咒.


时至今日,Mycroft仍然知道着关于Sherlock Holmes的所有,那包括但不限于221B里留着没拆的摄像头和窃听器.Mrs. Hudson总是对的,不管是她对于曾经友谊终结的感慨还是对于婚姻另一半真相的盲目.After all, it's the end of era.
你知道,所有神坛终究还是人类自己建起来的.它们倒下去时,也一定不是因为其他.


Mycroft无法确保自己能和平参加婚礼,而不是将它搅得天翻地覆.他无法面对一个过分坦白却毫不自知的Sherlock,就像他无法克制训斥幼弟主动暴露软肋的愚不可及.然后?然后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
那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咨询侦探,到底许下了多么沉重的誓言.他甚至愿意毁了自己,来换取和魔鬼做交易的权利.


那一晚Mycroft坐在桌前,听见了一切.Magnussen的镇定,John Waston的愤怒,医务人员的努力,和最终代表心脏停跳的那一个长音——


他预感自己有很长一段时间会梦到这个声音,漫长而永无止境的盘旋在他脑内,甚至先于白发苍苍的父母.Mycroft几乎惊讶的发现自己在颤抖——他意识到那是因为恐惧.
有一瞬间Mycroft有点理解当年军医在St Bart's楼下摸不到脉搏是什么心情.啊,因果,这份痛苦总有一天因为你而回报到我头上,而它们的执行者共用同一个名字.


他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在害怕,怕得要死.他只是不想面对这个,也不能面对这个.Shelock Holmes,你怎么敢抛下我,看在上帝的份上,就算你只能想到John Hamish Watson,也该死的给我活下来.


这全是真心.正如面对他年轻的兄弟时,Mycroft总在说实话.无论是"你是个白痴,Sherlock",还是"我会心碎,Sherlock".他的弱点不是父母,不是其他,只有弟弟.这已不再是秘密,它是阿克琉斯之踵,由爱带来的致命缺陷.那些Sherlock遭受到的危机里,真正致命的绝大部分都不是因为他是个Holems,而是因为他被一个Holmes所爱.


可他怎能停止.
一切又怎能停止.


总有一天Sherlock和他,有一个人将永远抛下对方.也许那要花上一生,也许就在六个月后.他比谁都清楚被留下的将遭受怎样的痛苦,生不如死挣扎在这荒芜寂寥又呼吸困难的世上.


 

可Mycroft仍然宁愿那个人是自己.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