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超级弹丸论破2|狛日]私译.全部知りたい

...好吧,这次不靠谱脑补式翻译终于轮到了狛哥日向头上(。

这篇是P站クジラさん的知りたい系列的最后一篇,id=1534339.前面好长好烦于是略(直接打死),总之对于没有看到6的我很开心啊!因为篇篇都有肉次次不剧透.(不需要clear就能看最高!



嗯,总之这篇chapter5开始后设定,剧透注意.翻完后总之先丢上来存档就是了(。
粗糙翻译没检查过,亲友们凑合看看ONLY(够









狛日 || 全部知りたい





搞不懂狛枝.
绝望面对着眼前事实和迫切状况,日向的神经被耗损到了极限.
从整人屋的事件结束时狛枝的态度就奇怪了起来.那是任谁来看都一目了然,本来就意味不明的言行更加意味不明的样子.无论是二大和田中的悼亡时间,还是日向并不是希望之峰学园本科的学生——也就是并不持有超高校级的才能——的事实被大家接受的时间都没有,狛枝的狂气就这样一路暴走,以全员的生命为堵住开始了背叛者的搜查行动.
在整人屋时,狛枝毫无疑问知道了什么日向他们不知道的事实,能看出来这成为了他暴走的动机.但是更重要的,事实本身是什么却完全看不出来.
到底狛枝知道了什么?
为什么不惜让自己的生命处于危险都要找出背叛者?
虽然很明白他想要找出背叛者.而那个背叛者毫无疑问是把日向他们带到这个岛的所谓[世界破坏者]没错.但是,仍然不明白狛枝为了这个就把包括自己的其他人的生命都处在危险中的理由.可能他认为不这样做对方就不会自报家门,但是最糟糕的情况下对方如果不说包括狛枝在内大家都会死.那样狛枝最喜欢的超高校级的才能都会白白牺牲.
为什么狛枝突然说出了这种话?
然后怎样都好——炸弹到底装在了哪里?
 
在一整天里,到处奔走寻找狛枝藏在这座岛上的炸弹的日向最终精疲力竭,躺在了小屋的床上.刚才黑白熊通知宣告了夜时间的到来,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身体疲劳到闭上眼马上就能睡着的程度.虽说如此,但又对丢开明天正午就会爆炸的炸弹不管就此沉睡而感到不安.即使这样也回到了小屋,因为很清楚如果不休息的话,无论是精神还是肉体都撑不下去.刚才在旅馆前面遇到的九头龙也说了同意的话.总之现在先睡,吧
即使这样不安也挥之不去.这样有限的时间里,滴答滴答,能听到钟表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总之先睡吧,正在翻身闭上眼睛的时候.叮咚,响起来的门铃让日向啪一下跳了起来.
昨天的情形出现在脑海里.昨天按响了门铃的是狛枝.被困在整人屋的数日里,基本没有见过的是狛枝.在那之后因为预备学科而对日向失去兴趣不再接近的也是狛枝.就是这个狛枝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事让日向感到了惊讶,更不用说狛枝还说是希望一起去旅馆大厅这样的事.
那个时候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狛枝吗?日向握住了开始激烈跳动的心脏上的衣服猛然摇头.不可能.也不该可能.
叮咚.
那个,确实昨天狛枝来过了,但今天,现在,那里按铃的可能不是狛枝也说不定.也许是七海,也许是九头龙,终里啊左右田啊索尼娅啊也有可能.
即使这样日向也几乎怀着确定的心情,认为在那里的人是狛枝.
叮咚.
按铃的间隔变短了.日向慢慢站了起来,用同样缓慢的速度开了门.
[……呀]
预料之中,站在那里的是狛枝.
[稍微和我来一下好吗?]
[……在这里不行吗?]
[不想被其他人听到呢]
[有什么事?]
[所以啊,不是说了不想被其他人听到吗.]
狛枝的态度冷淡而充满威压,不由分说的强大迫力.那份震撼让人毛骨悚然.因为日向的沉默狛枝夸张的叹了口气,抓过日向的手往上面放了什么东西.那是坚硬而稍有点重的,折叠式匕首.
预想不到的东西被递了过来,日向不由看向了狛枝.
[反正是你的话,大概在考虑会不会被我杀死之类的事吧.如果我有什么奇怪的举动刺过来就好.那么 跟我来]
若无其事说着可怕话语的狛枝迅速转过身,背对日向朝前走去.那个背影日向看来满是破绽,如果现在自己拿着刀袭击的话,就这样杀了对方也不是不可能.
没有马上回应狛枝的邀约,虽然不明白狛枝的意图,但并没有可能会被杀掉的不安.明天就会用炸弹把整个岛炸翻的狛枝,却现在专门把日向一个人叫出来杀掉是不可能的吧.而不是这样的话,那为什么现在,这个时间点,要约自己一个人出来呢.不想被别人听到的事情是什么呢.当然,日向并没有线索.
啊——其实,要说的话,是有的.吧.
手中的异物让人困惑,狛枝的态度也让人困惑,日向就站在那里.往前走了会的狛枝在意识到日向并没有跟上后折了回来,态度焦躁的开了口.
[喂,动作快一点吧]
被催促似的日向往前迈了一步.狛枝就那样看着.除了急躁的表情外什么也看不出来.
到底,这个男人想怎样呢.想做什么呢.在想什么呢.有什么目的呢.不行——就算思考也没有办法.不明白狛枝.不理解狛枝.不知道狛枝的意图.
日向一动不动凝视着手里的匕首,然后朝海面用力一丢.哗啦一声,匕首向深海沉了下去.
[……这样好吗?]
意外的,狛枝出了声.
[有着炸弹装置的你,没理由特别要来杀我一个人.]
[啊.能理解真是非常感谢.]
这样说着的狛枝,又背对日向满是破绽的向前走去.
走出旅馆后,也离开了第一个岛,在稍微借步中央岛后,直接走过了连接第三个岛的桥.最先遇到的医院和LIVE HOUSE都过门不入的狛枝,最终横穿MOTEL的停车场,打开了一个单人间的门.
[进来]
[……为什么非要进这种地方不可啊?]
[没办法,小屋以外,要说还有锁的房间就只有这里了.]
[为什么锁是必要的啊]
[刚才不是说了吗,不想被其他人听到.]
日向沉默着,被狛枝边叫边往房里催.不能违抗的进去后,狛枝关上门,加了锁.



[……然后呢,狛枝.什么事?]
像是被从贾巴沃克岛上切离开来的只有两人的狭隘空间,比预想之上还要呼吸困难,于是日向迅速打破了僵局.
狛枝没有回答,而是靠在旁边的椅子上.虽然日向也被劝说了,不过无视建议继续站着.在椅子坐下来的狛枝,只是安静的凝视着日向.那双眼睛里,安装炸弹的狂气之影分毫也看不到.
[喂狛枝]
不能忍受被那样沉静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日向再度出了声.
[到底有什么事啊]
[……嗯]
狛枝终于开了口.
[……也是呢]
但是却吞吞吐吐越说越含糊.好像真有事一样的高压政策把人拖出来,但在说明有什么事的阶段又反而犹豫着什么.好想早点结束.早点回去.早点解放.但是不管日向到底多焦躁不安,狛枝一点想要说话的样子都没有.那份沉默让他对接下来对话的不安程度令人厌恶的增长着.想不出来对方到底会说什么,特别是狛枝不管说了什么都不奇怪.
什么都不说的狛枝让一分一秒都长得恐怖.因为不安,在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困难的狭窄空间里产生了相乘效果,使得精神上持续紧张.进而连身体都感到了疲惫.
过了数分钟,仍然拒绝坐下站到现在的日向忽然摇晃了一下.
[啊]
狛枝发出短促的一声,在倒下前抱住了对方.
那是狛枝的气味.
比这个念头产生的动作更快,把日向推倒在床,顺势骑上的狛枝简直像抱着枕头一样,紧紧的抱住了日向.刷一下紧张感被缓解了.像这样碰触到的狛枝的体温,和至今为止每一次碰触的一样都没变过.
稍微等了下,不要说狛枝会从床上起来了,看样子甚至连放开自己的打算也没有.不得已日向先开了口.
[……你说的就是这种事吗?]
[嗯……虽然不一样]
[那就放开我]
[——像这样的话,感觉不到还活着吗?]
突然狛枝的话题变了.
[哈?]
[体温之类的,气味之类的,心跳之类的,能听到,感觉到对吧?像这样的话,还活着什么的,没有实感吗?]
这样说的话,日向能感到狛枝就在那里的体温,气息和心跳.确实狛枝的身体是温暖的,气息里带着某种甜美,而那心脏正砰砰的跳动,发出响声.虽然明白一切,但是日向能感到的也就只有这些.还活着的实感什么的并没有.因为事到如今并不需要什么实感,无论是狛枝也好自己也罢,都显而易见是还活着的存在.
所以比起回答狛枝的问题,日向选择了提问来代替.
[……然后呢,你到底有什么事啦]
从紧贴的衣服传来了对面狛枝的紧张.
[……有想要问你的事]
[什么]
能听到狛枝吞咽唾液的声音.
[——背叛者,不是你吗?]
那个瞬间,日向没能理解在狛枝颤抖的微弱声音里,包含怎样的意味.狛枝现在,听闻的背叛者是自己吗?
[……哈?]
日向只回应了一个单音.如果回答不是的我不是背叛者之类的,狛枝就会满足吧.至少日向并没有分毫关于自己是背叛者的自觉.所以对于那个问题的答案只有不,我不是这一个而已.像这样的来回在平时已经无数次无数次的重复过了.狛枝自己也点名怀疑过日向是不是背叛者.每次日向都接连说着不是否定了.而现在——确实状况发生了变化,但也没想到会被询问这个,特别还在事先做了那么一个夸张开场的情况下.
到底狛枝想做什么.
想要把日向制造成背叛者吗. ……不,不对.狛枝很确信有背叛者的事.所以才会想知道到底是谁.并不会随意找个人就当做背叛者的.
那,现在的质问是怎么回事啊?
日向混乱了.
狛枝他,不是为了知道谁是背叛者而引起了炸弹骚动吗?不是连自身生命也作为人质,造成了背叛者不得不报上姓名的情形吗?既然这样,那为什么现在,又制造出这种一对一的状况,需要确认自己究竟是不是背叛者呢?……到底狛枝知道了什么?
在日向混乱的思考中,狛枝的声音硬切了进来.
[……对啊,不是你呢]
眼前的狛枝撑着手臂支起上半身,从上往下俯视起日向.
[不是你啊.]
说着这话的狛枝的神色,为什么看起来十分悲哀.
[你……为什么露出了那种表情啊]
[什么表情?]
[……怎么说……看起来很悲哀似的……]
[——没办法啊,因为实际上,就是很悲哀]
狛枝忽然笑了.
[你如果是背叛者就好了.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狛枝这样说出的话语不可思议般完全没有毒舌的意味,因此日向也没有感到愤怒.狛枝是真心的,觉得日向是背叛者就好了.然后也是真心的,因为日向不是背叛者而感到了悲哀.
[这是……因为我不像大家一样有着超高校级的才能吗?因为是预备学科吗?因为不是你最喜欢的希望吗?所以,才能毫不犹豫的把我杀掉,认为我是背叛者比较好吗?]
即使是关于自己的问题日向也问的非常冷静.而狛枝对于日向的提问只是摇了摇头.
[不是这样的哟,日向君]
瞬间的沉默.
[——是因为喜欢你啊]
日向的思考瞬间弹飞了.
意味不明.理解不能.支离破碎.
真的说的是那句话.至今为止狛枝宣告的发言里,稍微连点[喜欢]都没有.希望啊绝望啊之类的狛枝让人搞不懂的歪理也好,看不顺眼啊单纯的讨厌啊之类的话语也好,总之并不包括[喜欢].
如果狛枝真的喜欢日向的话,把那份连当中到底包含什么都不知道的喜欢,套用到一般情况下喜欢的范围里的话,会希望喜欢的对象主动陷入困境成为背叛者吗,这个男人.会希望对方真的是背叛者吧,这个男人.
反了吧.通常情况下应该不希望对方是背叛者才对.并因为不是而感到高兴.如果是背叛者的话会感到伤心才对.但是实际上狛枝呢,却因为日向不是背叛者而感到了悲哀.
[……日向君,]
意味不明.理解不能.支离破碎.理解不能.意味不明.毫无道理.狛枝的一切都全不明白.
[日向君,]
意味不明.理解不能.支离破碎.
[呐,日向君]
脸颊忽然被狛枝冰冷的手碰触了.那份寒意让日向吓了一跳,眼前清晰出现狛枝的脸.
[脸色,完全青了哟]
面前的狛枝难道不是什么其他生物吗.日向真心考虑起来.不如说是希望如此.同样是人类,同样有智慧,同样是高中生,如此意味不明的事实让人恐惧.到底在考虑什么思索什么感到什么还活着吗都完全不明白.对于狛枝的存在这件事本身不能理解,感到可怕.
[……我,无法理解你]
日向绞杀出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这样]
明明被说了不能理解狛枝还笑了.这更让人感到恐怖.
[这样就好了哟日向君. ……你像这样一直不知道就好了]
狛枝小声这样说道,再一次抱枕一样抱紧了日向后,慢慢亲了上去.
 


唇间碰到的狛枝触感,和时至今日无数次的交会一样.所以日向才从本质上理解了现在那里的毫无疑问是狛枝本人.这个事实柔化了恐怖.如果只有拥抱,没有对话仅仅是身体相交的话,狛枝也不过是日向知道的那个狛枝而已.
狛枝的嘴唇简直像没有血液流动一样冰冷.那样的双唇无数次啄吻着日向.日向几乎无意识的张开了口.就在那时,预想一样被狛枝的舌侵入了.好热.
那份热度明确对日向这样传达着.——想要做.
为什么会明白呢,自问自答的话立刻就能得出答案.并不是明白了.但就是知道.知道碰触自己的狛枝的热度,里面包含什么意味.这个事实再一次中和了恐怖.
不经意间,狛枝的双唇离开了.几乎没有什么词能形容此刻狛枝的表情.日向只是一动不动的凝视着那张脸.狛枝也同样专注的望向自己.然后稍微动了嘴唇,先说话的是狛枝.
[……不想做吗?]
这句话听起来简直不像狛枝会说的话.所以日向的回应梗在了喉里.因此狛枝迅速补充道.
[我想和你做]
能感到狛枝的双唇碰触着鬓角.
[所以你也说想和我做吧]
[……哈?]
又是莫名其妙的话.
[……日向君,说谎吧.为了我]
亲吻鬓角的嘴唇这次温柔的咬起了耳垂.
[说想和我做嘛.这样的话我会把你的谎言当成真实接受的]
[你,到底,在说什么……呜,啊]
发言中途耳后被来回舔舐的日向颤抖起来.就算摇头想要逃跑,狛枝也很快会纠缠追来.
[别考虑了.只是谎言而已哟.想和我做的谎言而已哟]
因为狛枝的膝盖在股间来回磨蹭而曲起双膝想要逃跑的日向,肩膀被牢牢按住无法反抗.
[呜,狛,狛枝]
[上次,不是才说过吗.只是再重复一遍而已哟?再重复一遍谎言.说想和我做嘛]
这回狛枝的手直接隔着裤子握住了日向的分身揉弄起来.日向屏住了气息.能听到狛枝的呼吸在耳边回响.被逼得只能拼命摇头.强迫硬挺的前端压得生疼.
[勃起了啊,很痛对吧?会帮你脱掉的所以快点说啊]
一边说着狛枝一边抽掉日向的皮带.拜其所赐压迫缓解了一点,但是也只有一点点.在此之上狛枝没有停下对日向的紧逼.在感到内裤也开始打湿后,日向终于叫出了声.
[住手啊……!]
回应的狛枝声音是惊人的冷静和凉意.
[不住手.如果不想这样穿着裤子的话就早点说呀]
[狛枝,狛,枝……!]
[怎么了?]
[呜,啊啊……狛枝……]
[所以说,怎么了?]
无论是呼唤名字还是拼命摇头狛枝的手都没有停.为什么不能像上一次平静的说出来呢.如果能说出来就好了……不,不对,怎么可能会想说出来呢,不过,啊啊但是——反正要做的话,心情愉快不就好了吗……啊啊不对,怎么可能想做,但是,啊啊可是——可是,可是,可是.
狛枝的手轻巧盖住了日向的双眼,紧接着贴合了双唇.爱抚着日向分身的手指不仅仅是前端,连入口附近也探求起来.
能感到狛枝就在看不见的视野对面.体温啊呼吸啊心跳啊都能感到.高扬的体温,狂乱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能感到狛枝因为渴求自己而兴奋.能感到全身心都叫喊着想要.那份热度,粗暴的呼吸,激烈的鼓动,全都让日向的身体大幅颤抖.
只要张开口,说一声想做,用表层面对眼前的激流啊,狛枝啊,全都咽下去.狛枝让自己感到的恐怖也好,困惑也好,痛苦也好,全部随波逐流什么都不想就行了.
这样的话……已经,够了.
闭合的嘴唇动了下,感觉到这点的狛枝退开了.
[……狛枝]
[嗯?]
[……]
日向反复开合着嘴唇,终于吐出了话语.
[——想要你]
那双手从眼睛上拿开后,看到了那个人的表情.
[嗯]
狛枝笑了.然后日向的外裤和内裤一起被脱了下来.直接的碰触让日向喘不过气.指尖比想象中的还要炙热和柔软.狛枝取过已经开始的溢出,涂抹在了日向的后穴.然后几乎没有什么前戏,狛枝就这样进入了.
[呜,啊]
好几天没做的日向后面还很僵硬,没办法顺利接受狛枝的进入.尽管如此日向也清晰感到狛枝进来的部分.好像对被插入这件事身体本身就自觉有了反应.
[日向君,疼痛吗?]
那是狛枝的声音.日向摇了摇头.大概并不是真觉得不痛.但即使疼痛也心情良好.大脑变得奇怪起来.不过那个也是自己.
狛枝从背后把日向抱起来.成了两人在床上相对拥抱的姿势.因为重力沉下身体的关系,腰更紧密结合在一起.基本相同的身高但因为骑乘在狛枝膝上,所以日向高了大半个头.往下和狛枝的视线交汇在一起.同时被吻住了.
这样的体位还是第一次.被从下往上用力顶住的日向只有随着狛枝摇晃被玩弄的份.紧紧抱住对方,夹在彼此身体间自己的分身在狛枝腹部来回摩擦很舒服.稍微离开点体内狛枝的部分就会自由乱暴的感觉也很舒服.不断纠缠的舌头也是,没解开领带的胸口碰触到狛枝的肩膀也是,膝盖内侧一直爱抚的狛枝的手指也是,都让人感到舒服.
日向的里面不知何时已经完全湿了,因此狛枝没有带套就直接插了进去.那时日向的腰猛然震动着,进去的部分像要确认一样被内壁绞紧了.
[嗯,唔……!]
狛枝屏住了呼吸.在啊一下想到的时候已经深深的把自己的东西射在了最里面.
[呜啊——啊——啊……!]
日向沉溺在第二次,第三次狛枝射精的波动里.简直像岩浆一样滚烫.那样炙热简直快让人昏过去.
狛枝把日向重新放平回床上,然后抽出了自己.日向体内好像在说不想失去狛枝一样抽动颤抖着.狛枝这次换成手指进入了那里,在日向最有感觉的地方搅合磨蹭着.
[呜,啊啊]
日向的身体轻易就做到了.狛枝拔出手指,从体内刮弄出来的粘性体液沿着指尖滴了下来.
狛枝想要把那送到日向嘴边.日向摇着头抗拒起指尖上黏黏糊糊气息独特的体液,但狛枝没有允许.捏住下巴强迫开口后,硬是插了进去.苦涩的味道在嘴里扩散.想要张嘴吐出来也不被允许,而被抽出手指的狛枝用吻封缄,抵住舌头硬是让日向咽下了那液体.
没管猛然咳起来的日向,这次轮到小腹上散乱的残余物,狛枝开始舔起了那个.
[……有你的味道]
虽然想说那种东西有什么好舔的,但咳嗽和缺氧的气息欠缺让日向什么也说不出来.狛枝靠近了努力喘息呼吸困难的日向,分开了对方无法抵抗的脱力双腿.
然后狛枝再一次插入了进去.
[呜……啊啊啊啊]
喉咙颤抖着,狛枝的东西合着空气发出讨厌的声音.手脚发麻动弹不得.只有接纳狛枝的地方还在继续颤动.
——不经意间,察觉到狛枝在耳边说了什么.
但是那之后日向的意识就随着狛枝激烈的抽插而消散了.



[……日向君]
被谁摇醒了,真开眼睛看到了在那里的是狛枝.在认出周围不是小屋而是MOTEL的一间房后,终于想起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在床上睡着的日向身体非常干净,也好好穿着衣服.
[……现在,几点了?]
[刚才天就逐渐亮了……大概是早上五点左右吧]
被狛枝伸手拉了起来.打开的房门外的天空,确实已经泛白了.
走出MOTEL的日向和狛枝相互什么话也没说,就这样并排走着.走过了LIVE HOUSE,走过了病院,直到中央岛上.
正在无言走着时,突然狛枝握住了日向的手.没有管吃惊的日向,就这样一直强行牵着,直到走过了第一个岛连接桥的入口时,才松开了手.
狛枝仍然什么都不说的走着,因此日向也无声的跟在狛枝旁边.
在寂静的连一声鸟叫都没有的中央岛上,两个人沉默的绕行了一周.
不久连这个都结束了.
再一次能看到通往第一个岛的桥时,狛枝什么也没做,就这样两个人走过了那座桥.走过了几座设施前后,进入了旅馆.然后就在日向准备回到自己小屋时,狛枝终于开口了.
[日向君]
狛枝的声音非常平静.
实际上,日向回头看到的狛枝,还是笑着的样子.
[——さよなら]
 


那个时候日向还不知道,这是他和狛枝凪斗个人交换的最后对话.
那一天, 狛枝凪斗拉着背叛者七海千秋一起死了.
[你如果是背叛者就好了]这么说着的狛枝凪斗,当日向明白那句话真正的意味时,已经是那之后一天的事了.



FIN.

拍手[1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抱着枕头在床上打滚)联系Chapt.6实在是太郁闷了呜呜呜呜——狛枝真的是非常非常喜欢日向吧,剧透要人命啊…这人的问题就是说话跟猜谜一样说不清楚还露一半藏一半,不过也许在Chapt.5的情况下还是掩盖事实最好吧…
继续敲碗!翻译辛苦了!给你小红花!!!!
  • pasta
  • 2012/10/13(Sat)13:17:51
  • 編集

無題

没事!爱岛治愈一切想想这就是真爱就好啦!........你看他俩真适合在一起,各种意味(够
剧透没说清楚就是要人命!叫你们都玩悬念吧!真是的藏一半弄不好最BE了......所以都是校长的错(嗯?

翻完了!接过小红花!你也快来搞点啥啊!
  • 流矢
  • 2012/10/13(Sat)17:08:47
  • 編集

無題

翻译好评!!!
狛枝这个傻瓜〒_〒
  • cinco
  • 2013/02/03(Sun)11:13:11
  • 編集

無題

对啊!把自己框死了............的家伙...........们(
  • 流矢
  • 2013/02/04(Mon)05:36:57
  • 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