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全职高手|黄喻]RYXQ.阴阳师


RYXQ脑洞,19L.

不说人话的极致.
夹带周叶.


黄喻 || 阴阳师





这事要论起来,起因还是七日前清凉殿上的那场歌会。

正值春日,万物萌动,樱色满枝,藤花含苞。同於往常惯例题目的咏情吟景,那时最後比试的一道正是相思。
两方都诵读完彼此作品,当裁判正暗自里对中央御座上那位察颜观色,准备判决时,不知何处传来嘻嘻一笑,那是年轻男子的声音。

若是说到相思,不妨也读一下我这里的一首。

这麽在殿上说话放肆的家夥,最终却无人察觉踪迹。只有一声叮当细响,有里叶色的陆奥纸细细折成一条,附上尚沾露水的新鲜杨桐,不知何时出现在已经诵完毕的和歌中。


潮满伊势海,相思奈若何。


所见众人无不动容。任谁也看得出,所咏对象是最近才刚从京城赴往郊外嵯峨原野的伊势斋宫。
那位神前卜定的新斋宫,本以为如传言中风流娇怯,不胜怜惜。众人得见时却一身瑰丽华贵,外披御赐浓绯表著,端庄沈稳,大气持重,让人不敢亵渎。按照律例,出京後应修行神前,清心斋戒於野宫一年。若是那位殿下此时传出什麽轻薄消息──这实在让人不解,也难免让皇室威严蒙羞。
思及此处,原本坐於渡殿之上的辅政大臣展现出了上位者的凌厉气势,当即派人传问了护国寺的现任僧正。而那位知识渊博,自比唐土江流三藏的僧人最後只是传出话来,解铃系铃,家事自毕。



“──所以说,就是这般。”
前来拜访的宰相中将身著二蓝直衣,露草色的出衣,袍袖间还能闻见熏物的幽微梅香,细腻高雅,显然是才从殿上而来。这位贵人善解上意,深得圣恩,为人也谦逊温和,因而比起略显木讷寡言的今上和过於威严非凡的辅政大臣,在女房中更为欢迎。
而负责接待的阴阳博士正倚在廊下,一身白色狩衣,绀蓝内衬,眉目温柔,自成风流。若不是盛名在外,实难想象这样气质出众的翩翩佳公子,居然是传闻里连夜行百鬼也要退避三舍的人物。

“那麽,您是希望找出字迹的主人吗?”
宰相中将温和一笑,从怀里取出那张惹事信笺。
“不。”
这位贵人像他来时一样,又匆匆离去了。
“我希望您将它传给应达之人。”


对方当夜就不请自来。

并非如外界猜测的伊势斋宫,而是另一位更加难以形容,也更加行迹狷狂的大人。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如果说出这位姓名,只怕全京城都要惊掉下巴吧。
然而早有准备的阴阳师只是递上酒杯,看那人捻住信笺似笑非笑,露出一对眸子清亮通透。

“少天呢?写完偷听来的诗句就跑啦?看不出他对自己书法还挺有自知之明。”
“这要多谢某位大人,上次故意闭门不见,还放出门前石狮咬秃了他一身毛。大概最近闹著脾气,去哪逍遥了吧。”
“所以你就往酒里多加了点东西吗?”
“反正如今你和我说话用的式神,再做一个也并不是什麽难事。”
“啊哟,你这个人……”那身影只是笑,“然而酒不错。”
话音未落,下一瞬间只听劈啪作响,散发出某种草药焚烧的香气,再抬首人影已然不见,只有一枝龙胆娇嫩欲滴,松松束著青朽叶色的发带,突兀开在这春色里。


“让今上等到秋日吗……还真大胆。”
容貌隽秀的阴阳师只是收回手,将那枝鲜嫩回信兜进袖里。
“不过你大概是消气了吧,少天?”

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後的人影扭过头,回了一声轻哼。





FIN.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