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全职高手|王叶]划水


唉对不起又是买凶(。

拍手[0回]


王叶 || 划水





最後一次在全明星上见到杨聪时他和对方在讨论买房,那个时候王杰希从来没想过最後拍板的不是自己。
帮他决定好户型的那个人如今占领了他新订的沙发,新配的电脑,新挑的浴缸和新装的衣柜,目前将新床的一半也划进了领地范围。
该庆幸至少厨房还是整个剩给自己的吗。
这麽想的王杰希低下头,看见对方正冲自己笑。
算了,反正按照这个人目前的积蓄大概连首付都交不起。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做爱。
叶修整个人懒散陷在柔软的床笫间,一条腿还搭在王杰希腰上,看起来坦然得理所应当。伸出的麽指轻轻碰触自己那只左眼,然後一路沿眉骨描到眼角。人类的眼睑薄而敏感,只能感到那一层茧像在抚摸水果即将削去的外皮,直揉得人嘴角抽搐。
然而王杰希没动,任由对方下手折腾。
大眼啊。
他听见叶修满足似的嘀咕,相贴的胸腔里传来一阵笑声,轻快得像洒下的星屑。
我第一次见你就想这麽干了。
……这个我信。

第一次见到叶修时对方确实让王杰希吓了一跳。当时的魔术师虽然还是新秀,却早已名声在外。一是因为他那些表现,二是因为他那双眼睛。
联盟里背後说话的不在少数,而输掉的那群说的更多。这些王杰希全都知道,只是从未有人当面如此直接。
还叫叶秋的家夥笑吟吟混在微草队里,明明是为了方便躲开记者,却重点用来端详自己,饶有兴趣。毫不忌讳叫著那个众所周知的外号。
他说大眼,其实我很好奇。
你看到的景色,有什麽不一样。


这一年获得三冠王头衔的前辈将那一句叫得好像亲密昵称,实际上也没那麽矫情。王杰希後来明白这个人虽然经常来者不善,但也从不心怀恶意。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从没打算告诉那个人自己偶尔到底在看什麽。
这就像王杰希总有些一辈子也不想让对方知道的事。比如说输给高英杰,比如说喜欢叶修。前者他成功了,後者他失败了。
这个人从还是新秀时起就将他生命里的某些花样看得太透,那时已经有人叫他魔术师,但是这个世上所有魔术都有理可循。
然而自己也并非一直在输。

微草比联盟里的任何队伍都要早体会到什麽是散人,虽然那段日子车前子每天都愁得头发直掉。列屏群山的首杀也合作愉快,虽然全员对叶修拉仇恨的功力又有了新的见识。
他比自己所以为的都要再多信叶修一分。这个人看似老奸巨猾,所有招式却都只是为了一个目标。

荣耀。
荣耀。
荣耀。

他将至今为止的全部人生压在上面,从嫩得出水到一杆烟枪。带著远超过常人的觉悟和决心,和那麽多仍在奋斗的人一样,至今仍诚实站在这个已经不仅仅是游戏的世界里。
而那双指甲磨得圆滑平整,用来战斗的手如今正搭在自己後颈。缺乏运动的躯体上遍布汗水,看起来有点像跃出水面白色的鱼。王杰希低下头,沿著颈侧吻到色泽和形状都很漂亮的乳尖,不出所料听到浅浅的喘息。
那声音让他想起有段日子自己曾经监督对方戒烟,後来叶修被逼得没法,只好咬他泄愤,在肩头留下一个明显牙印。
管得太多小心变成张新杰,将来连镜子都没法照。
他分开叶修双腿,让那个人还想说的话都变成了有点哑的呻吟。
也比看你作死要好。
然後他连脸上都多了一道齿痕。


有时候王杰希看看这个人,会感到荣耀之外的一股热度。它们像突如其来的幻象,却又真实的可以触摸。
就像现在,他埋在对方体内,俯下身含住柔软唇舌时确实感到这个人也在亲吻他,远比战斗技巧逊色百倍。

但却和荣耀一样万分真心。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