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全职高手|周叶]Me Me He


十区第一届全明星.
Radwimps标题N连发(???
 
  


拍手[0回]



周叶 || Me Me He





如果有人愿意总结一下周泽楷到目前为止的所有人生,那他会发现在这并不算长的二十几年里,几乎从来就没有遇到过什麽重大挫折。
就像很多时候身为凡夫俗子的我们不得不承认的那样,同时生存在这颗星球的七十亿人里,总有那麽一些仿佛生来便能得到格外恩赐。仿佛神说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神看那些人是好的,就将他们和普通人分开。在度过了他作为新人的第一年後,周泽楷想要有个翻译,於是第二年他身边来了江波涛。後来带著轮回磨合了几年後周泽楷想要得到冠军,於是他现在顶著卫冕冠军的光环一路领跑在第三年的常规赛榜首。

基本上现在还在荣耀联盟里混迹的职业选手们,大部分都是从小就进了训练营。和训练成绩比起来,学习成绩的取舍好像变成了一个并不需要过多考虑的部分。除掉罗辑这种自带导师参与数据破解计算的外挂(虽然荣耀的运行核心一向是考据党的敌人),剩下的大概就只有装备部中能发现最大比例的高学历人群──还要抛开某些负责投资的高层和老板。
周泽楷也不例外,像大多数荣耀全明星的成员一样,他没有念过大学。在可疑的肄业前挽救性拿到一张保底高中毕业证,至少在义务教育之外又证明多读了三年。不过人们向来对运动员在年龄和学历方面保持著一种格外的宽容性,哪怕只是一名电子竞技运动员(要知道,在连棒球都被开除的现在,桥牌还算是奥运会正式项目呢)。虽然更多时候,在欣赏荣耀全息投影的观众们大概会觉得这和去电影院看各路明星,或者在家看NBA和欧冠赛也没有什麽差别。不过考虑到国外荣耀的竞技水准和如今国内组队的最高水平,要不是电子游戏一贯的不良名声,说不定现在荣耀就能和乒乓球羽毛球这种碾压型的绝对强项地位差不多了。

然而这并不能妨碍一个人如何决定他的空余时间。既然不擅长说话,那便用自己这双耳朵加倍去听,用这对眼睛加倍去看吧。在这个大部分人对大学的定义是“好好玩四年”的时代,一个文学系并不一定读的书比过去的他自己要更多。而阅读所能带来的乐趣,对於枪王这样寡言又时间紧迫的人来讲,实在超乎符合普遍规律的一般水准所推导出的定义。
和大部分人所设想的不同,周泽楷并不是个对周围环境反应迟钝的长反射弧生物。恰巧相反,好几年站立在这样一个圈子的顶端生活让这个人更早就对人际有了敏感而细微的判读。他带著那些因为接触社会而过早成熟的一类人的特质,对於善意与恶意过於敏感的探查让暴露在人前变成了一件格外需要勇气与忍耐的事。就好像高英杰从没对谁提起过的一个念头,曾经有过那麽一个瞬间,他居然会觉得联盟第一的枪王有一点像他那已经不能再留在微草的亲友。
不常说话的人,通常能够比滔滔不绝者更明白言语的创造力和毁灭力。那些对词句含义的区分与辨析,决定了周泽楷通常在飞速完成思考这个过程後,基本将剩下的大部分时间用在选择和斟酌上了。某些时候,语言是多麽苍白而无力。无论是他所阅读过作品的那些诗人、作家还是小说家、剧本家都竭尽全力,试图将心中所想传达出来。

然而被限制的又岂只是文字。

若是能直接阅读思维该多好,只要一动念头就能明白所想。然而人类作为悲哀群居的个体生物,这种宛如融化成LCL海洋的念头也不过是某个超龄中二病的绮丽狂想。
而现实是,就连周泽楷这样渴望沟通的人,也依然在心底埋藏著不可碰触的禁地。那里面包含著一部分连他自己也感到迷惑的东西,像被深海压制住的岩浆,那份滚烫的熔浆巧妙隐藏好它的热度,像无害的水银一样若无其事,连流动都缓慢得看起来没什麽威胁。

他以为他一生都能与这份冲动相安无事。


--------------------------------------------------------------------------------


如果没有翻译,即使古老高贵如大英博物馆小心供奉在玻璃罩里的那块从美索不达米亚挖掘出来的苏美尔石板,上面那复杂的楔形文字也对绝大部分现代人的生活毫无影响。多数旅客只是扛著相机慕名而去,在他们若干个小时的短暂旅程里,只愿意慷慨的施舍出几分锺来按快门,然後按照地图再匆匆奔向下一件同等或者更为珍贵的展览品。
而作为唯一能够将这块人形石板想要表达的一切全部解读出来的人,江波涛的重要性对轮回来说显然不言而喻。难以想象,如果没有这个人,现在的联盟两连冠将会在怎样西斯空寂的未来里,像那位飞翔的荷兰人一样终身漂泊於波涛之下。

轮回的副队长曾经私下里怀疑过自己的队长该不会是个某种程度上的学者综合症患者。上天以剥夺语言为代价,赐予他其它所有人类能够梦想的非凡才能。但是就像大多数时候人类彼此交流的神经间所产生那种微小又没有规律的电讯号一样,这个一闪而过的念头最终迅速湮没在无数看起来更重要的思绪里。直到某一天因为某个契机,这个并未真正意义上被掐灭的记忆又再一次消无声息冒出头来。
虽然这次它改了下面貌,换成另一个课题浮现在江波涛的脑里。

而他不知道这件事早就在其他人内心里盘旋了好几日。

如果最近有人肯问问吕泊远对他们家队长的看法,一定能得到“总觉得哪里不太对”的回答。老实说,当这位柔道家看见他们那位向来口味寡淡的队长桌前都是撕剩的奶包和糖袋,实在惊讶得说话都有点结巴。
“队、队长,这不甜吗?!”
对方偏过脑袋,露出一副仔细思索後的表情对著还在僵直的柔道家摇摇头,神色陈恳又直接,就像过去相处的那麽多年里一样。作为并不合格的周泽楷解读机,吕泊远只来得及在弄明白对方想要推荐的糖包後落荒而逃。剩下的任务显然要交给另一个人,就像过去相处的那麽多年里一样。

所以现在江波涛能看见周泽楷认认真真盯著大概是哪里传来的老片,关於一个不幸的精分数学家和他确实得到的爱情。那份神情专注的让他眼熟,就好像上一次对方趴在电脑前以B队视角又看了一遍全明星周末。
……队长这是,想要一个对象吗。
这位睿智而明察的副队长捂著额头,在犹豫要不要打断沈浸於美好世界中的人後,决定暂时放弃他刚刚得到无限接近正确答案的可能。
反正摊牌的时机总会来的。

在人类所能体会的诸多感情中,爱情通常被看做是最神秘的一种。那让人头昏目眩神魂颠倒以致於失去理智的种种症状,都好像违禁的兴奋类药品所能对神经和认知所造成的混乱与错觉。热恋中的人们通常以自己和对方的任性妄为与反复无常而出名,这通常被人们当做一种从天而降的热病,一种不可言说的犯浑。仿佛恋人们经常在口里对自己宣判的重症全都是真的。就连爱神那种毫无章法的差劲弓术都总有办法射中哪怕是最不可思议的目标(即使作为联盟第一神枪手也不可幸免无辜躺枪),以爱为借口犯下的罪过也会在最大程度上得以仁慈和宽免。那些曾经到达过秘境深处的探险家们全部选择对所见过的景色三缄其口,即使最终说出来,那写於纸上的文字也无法将万分之一感情传达出来。所有的描述都只是铺垫,等到最终自己发现入口而走进去的人,得到同样甜蜜的秘密。

而此刻,终於站在那道门前的人只是摸上自己胸口,然後连自己也无法克制的,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如果江波涛在旁边,他一定会惊讶於这位平日里看起来既没什麽情绪也没什麽反应的队长,如今连那双眼睛都闪亮得仿佛被火焰点燃。里面那过分纯洁的喜悦结晶成漂亮的多边形,每一下都折射出亮晶晶的光芒。
在那联盟最昂贵之一的右手下,如今是一颗前所未有的、激烈跳动的心。
啊。
原来那些千百年来被不断描绘过的,歌颂过的,赞美过的,就是这样一种感情。



--------------------------------------------------------------------------------


轮回所在的S市靠海,抛开老生常谈的环境清洁度和空气污染物(反正这些问题如今在哪个城市都司空见惯),至少每年总有些季节都能感觉到湿漉漉的海风往陆地上回吹。那些潮湿而细软的雨水将整座城市变得看上去整洁又可爱,连道路两侧的树都青翠得仿佛刚栽上去。等到放晴以後,便能看到清朗的云团和天空。每当这种时候,沈默的枪王总会显得心情很好(眼睛比平常睁大5%)。虽然并不是所有职业选手都像韩文清一样拿著让人嫉妒又无话可说的高额工资,不过就目前看来,至少周泽楷手上的那份能让人在思考到退役时还能安稳躺在床头。

大部分人退役後都选择去干了什麽呢,实话说周泽楷有点想不起来。除了轮回早年偶尔还有联系的前辈(虽然在群里冒头的次数也随著退役时间递增而明显逐年递减),其他人都逐渐变成了QQ上永远不会再亮起的头像。
他就站在荣耀这个斑驳又炫丽的世界里,渡过了人生中有叶秋的三年,然後是没有叶秋的两年,和现在有叶修的……不知道多少年。这个说不定什麽时候就会迎来不可预知毁灭的虚幻世界,再没有第二个人让他如此提心吊胆而又心安理得。好像只要这个人还在,那这个构建世界的基础就还在。
虽然周泽楷也偶尔会有点遗憾,轮回得到冠军的两年这个人都不在。不过很快他又为立刻想到安慰自己的理由而释然,反正这个人如今是在的。然後直到叶修再一次退役之前,自己也在。
而在这个人决定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之前,他还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挑战。无论是增加队伍的胜率,还是增加自己的赢面。这有点像在死线前为了字数达标而努力的学生,如果可以的话是决计不想再多写一个标点的。这种时候周泽楷会想起蓝雨那位叽叽喳喳喋喋不休的聒噪剑圣,然後在羡慕的念头春笋一样冒出来前发自内心吐出一口气。

“呵。”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