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DFB|穆厄]Dearly Beloved

烂俗老梗。在我挖出点别的什么之前。

硬要说的话,勉强算一毛钱好兆头背景吧。





拍手[0回]

Dearly Beloved

 

 

梅苏特是一条人鱼。

 

他像所有族人一样,带着某种与生俱来的吸引力。唯一的问题是不会唱歌。诱惑水手这种事通常没他的份,但他也不太在意那些把口粮拖进海里泡着的传统。

他更多的时候和一只吸血鬼呆在一起。

 

托马斯是梅苏特见过的最没形象的吸血鬼。不过鉴于他也就认识这一只,是好是坏都没有别的参照物。

这只吸血鬼活了2513年,虽然他依旧坚称自己非常年轻。“你总不能把睡过去的那些日子叫有效年纪,”托马斯这么说,支起腿懒洋洋坐在阳光下的礁石上。

梅苏特看他一眼,“我以为吸血鬼都怕晒。”

“只有人类才这么想。”

 

他们隐藏在海岸线附近,远处能看见一片草地,经常有很多人聚集起来,大家在同一个球后面奔跑追逐。

“我也想试试那个。”人鱼说。吸血鬼无聊时对他讲过详细规则,听起来意料之外的充满诱惑。

(托马斯还提到过篮球和乒乓球,也许。毕竟他是个知道很多事情的吸血鬼,虽然大多数时候只有他一个人在说。不过梅苏特一句也没听进去)

他不太常主动提起话题,这让吸血鬼开心得讲了更多八卦。

“你知道吗,足球的发明属于天堂的业绩,不过后来地狱也干得漂亮。”

恶魔们勤勤恳恳,成功附上了很多外加条件;他们既建起伯纳乌,也建起诺坎普;建起一切可能对立的事物,然后坐视输和赢,享受爱与恨。

你知道,终有一天两方会掀起战争,一切所做不过是在那之前努力将阵线再推进一点点。每个人都是筹码,他们必须选择一边。

 

“那我们呢?”

托马斯似笑非笑,“虽然没有羽毛,不过我也有翅膀。你觉得我们应该在哪一边?”

“我们在一边吗?”

“如果你希望。”

 

人鱼不再说话。他的黑发潮湿,眼神闪烁。

“和人类踢球是什么感觉?”

“这个不太好描述,就像你无法捕捉风暴。”

“他们说一双腿需要用声音来换。”梅苏特抬起头,海面在阳光下闪烁。他大部分时候见到的只有这片蓝,从浅到深,从深到浅。

“反正你也不会唱歌。”托马斯耸了耸肩,“而我又不是依靠语言才知道你在想什么的。”

“会疼吗?”

“会难过。会有比身体受伤更疼的时候,会有即使拥有双腿也无法踢球的时候。会再也无法感到海洋的自由,而永远被禁锢在陆地上。会有欲望,会有绝望。你将不再中立,不得不成为这场战争的一部分。”

“会疼吗?”

“让我亲一下就不会。”

 

人鱼没理他,潜进海里游远了。

吸血鬼仍然坐在礁石上。他一直望着那一串白色的气泡消失在浪尖,眯起眼抬头看着晴朗的天空。

那也是蓝色的。

 

事实证明,只看露在水面的上半身其实很难辨别向你游过来的到底是什么。

 

“他们没有拿走我的声音。他们说有你的翅膀就够了。”

“没办法,我们是一边的嘛。”

只能待在陆地上也不一定那么可惜。他想

 

“还有,梅苏特。”

“嗯?”

 

“恭喜你诞生为人。”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