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DFB|波齐]The Once and Future Prince

献给永远的科隆亲王。Alpha中的Alpha,Dom中的Dom。

都是黑。特别黑。纯粹出于个人愉悦,并没有任何实质上的营养。

如果要标警告的话估计比正文还长,就是这么一个……并不推荐阅读的东西。对一个唯一目的只是写来耍帅还一点也不帅的邪教CP到底有什么期待

 


拍手[0回]

The Once and Future Prince

 

 

Mesut第一次见到Lukas的时候是在某个火拼现场。两方战况激烈,枪声不断,可惜光线不好,让他只能看见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身影的轮廓,直到子弹的火光照亮了他的脸。

……这个人笑得挺好看的,Mesut想。

 

后来Lukas对这个第一印象大笑了十分钟,手肘还搭在他肩膀上,压得Mesut整个人往前踉跄了一小步。

“你在瞄准镜里的视野还是一如既往的好,Mes。”

他们刚刚路过两个街道外的披萨店,Lukas特别要了双倍芝士。这是电影之夜,他宣布。虽然上次Lukas还就此对某些同行表示过他的不屑一顾。“又不是拍电影,”他在硝烟里挥舞着一把反正报上型号一般人也不会知道在说什么的热武器。“那么亮的红点,还在脑门上,是生怕别人看不见吗?”

Mesut只是侧过头,对方拂过枪身的动作轻巧得像滑开一台iphone屏幕。他知道Lukas从不拘泥于特殊的某一把,他甚至把自己的珍藏在紧急情况时毫不犹豫借给过Thomas。如果你有了迷信,哪怕是一把武器有时候也会非常致命。

东西是死的,这又不值得把命搭上。

他埋在衣领后面。反正供货商总是能找到的。

 

Lukas在伦敦的公寓不大,即使如此两个人谁也不想收拾。桌上还残留出任务前没收的两个酒杯,那是某次Lukas一时兴起刷的奇怪周年纪念款,底座上还镶嵌着闪亮的水晶。

刚脱下鞋子的人听见不远处一声惨叫,Mesut看见对方端着披萨盒子懊恼的抓了抓头,瞪着下单时忘记说不要的青椒。

“以前这种事又不归我管……”Lukas嘟囔道。虽然过去怀念起来很好,不过他也没有看上去那么懊恼。Mesut一边笑一边走进客厅,顺手解起自己的围巾。他在沙发上坐下,大概因为笑得太欢快而招来了另一位的仇恨。

Lukas的体温一直很高,他知道。握枪的指腹带着一层硬茧,如今正亲昵搭在Mesut腰间。

“至少没有猪肉,我检查过了。”

他们双腿还缠在一起,靠在沙发边缘,Lukas把手指插进对方早就剪短的黑色发丝里,捧住后脑用力的吻。

 

两个人分开的时候披萨还是热的,Mesut脖子上仍然乖顺的围着那条新买的格子围巾,Lukas怀疑标牌都没有剪。

他看着对方脱下外套,低着头用食指无辜摩挲上面多出来的枪孔。

“我挺喜欢这件大衣的。”

Lukas一把搂过那个不太宽的肩膀。“下次再送你件新的。”

反正Mesut现在穿的也不是自己的东西,他知道。在看见领口字母缩写不是M.Ö.的时候。

Lukas决定把新礼物标注上L.P.

 

他们两个瘫在沙发上看电影,一盘摇滚黑帮,Lukas豪迈拍着两个人的大腿,没什么形象的在爆破声里笑得前仰后合。

“我听说的Abramovich从来就不会讲这么多的话。”他咬着Mesut的耳朵,嘴唇贴在那片薄薄的皮肤上。它们好像绵密的吻,这是个Mesut认识他起就一直没改的习惯。

“真想看他对自家死忠拍的片作何感想。”

Mesut把腿搭在对方膝盖上,他微笑着,眼里闪过狡黠的光彩。

“如果你找错了人,那么婚姻就是事业的坟墓——坊间是有传闻他们一直拿不到新土地的所有权,只能考虑扩建图书馆。虽然这和我们目前没什么关系。”

 

他还记得自己上次看见一扫而过的转播画面里,一片蓝色的看台上挂着大幅标语。那是Abramovich在地上建起他的国。The Roman Empire,十年前这位来自俄罗斯的犹太人出手时是否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

有些东西你不知道交易时到底该和什么划上等号,Usmanov就显然没有分享到他同胞的多少激情。

 

Lukas倒是无辜舔起沾着番茄酱的手指,一边毫不顾忌试图把薯条戳进他嘴里。

“如果下一次那帮老官僚的谈判代表抽到FCB和PSG就有趣了。”

“哪个FCB?”

他的胸口遭到对方不算轻的一拳。

“别装傻,”Lukas笑得开心,“我们还能搞到特等席看Guardiola的表情,如果他真去的话。”

Mesut揉着自己被撞疼的地方。“我宁愿放弃这个机会回一次歌剧院,那里冬天要暖和多了。”

“记得系上领带,红色的那条,说好的统一着装。虽然我怀疑你有没有那个时间。”

他歪过头,看因为知道了新情报而显得愉快的Lukas。

“Mourinho已经回来了。他和加泰罗尼亚的那位主席继承人看起来聊得不错。”

Mesut叹了口气,今年的圣诞和新年又要在公事里泡汤了。

“一个户口本总是方便的,虽然那大概也是你走后的事了——你会去哪?”

“天知道,”Lukas圈住他的左手,拇指漫不经心摩挲尚未消散的红痕。明天它们会掩饰在护腕下,像过去以来一直的那样。“不过那个地方一定比伦敦晴朗多了。”

Mesut没有动。“我以为你会想念科隆。”

这个人的支配力在那里达到了巅峰。土地,金钱,人脉——那是一座愿意为他倾倒的城市。

Lukas看向他,眼睛里闪耀着某种他觉得自己没有的东西。

 

“我会回到她身边的,总有一天。”

“然后呢?报上你的名字就能凭脸刷卡啦?”

“是啊,他们会把你看成自家人的。”

 

眼前的男人大笑着,如此自由,把所有气息再次吻进Mesut的耳朵里。

 

“只要你愿意。”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