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DFB|波齐]真心为你

A gift. 同时为了庆贺使徒来袭的一年

I really like GKunions.




拍手[0回]

波尔蒂在谈判后和布冯握手。年长到已成活着传说的家伙指指自己脖子,意大利腔将英语整个缱绻了起来。

你领带打歪了。

他毫无芥蒂的大笑起来,你不早说,非让我在都灵丢一次脸。不过毕竟这活以前不归我干,我更擅长剥掉什么。

意大利人同样笑起来,眼角纹路一片细密,暖得看不出江湖传说里的任何伤痛与抑郁。

你信任他。

啊哈。

 

其实梅苏特也不擅长干这个。

波尔蒂只是喜欢低下头看着他,注视两根白皙手指伸进浆得硬挺的领子里,认真得好像整个世界除此之外别无他事。

那原本是握枪的手,如今变得驯服而绵软,将同样能当凶器用的艳丽红色围上一圈,手法远比不上拆卸枪支时的灵巧。

不过他不介意贡献出自己的脖子。一次又一次。或者直接当场拆下来,两人份,将衬衣从裤子里抽出来,伸手进去摩挲那一片腰和小腹,直到对方越来越软,笑成一团,融化在他充满热量和力度的怀抱里。

有一段时间他们很乐意在周末用这个做消遣,梅苏特喘息着,断断续续投诉说还好不用出工,不然两个人都得被佩尔罚到破产。他们趴在伦敦那间小公寓的沙发上,一年四季暖气开的很足,即使两个人都赤裸也不会感冒的那种。有时候波尔蒂想想对方膝盖或者背脊上那一块摩擦后的淤红,就觉得有什么东西从血液哄一下烧到心脏,每一处都毫不客气地热了起来。他们将那间公寓填得很满,各种意味。昂贵而不擅长清洗的丝质床单,长毛但夏天就会嫌热的地毯,不得不半夜丢掉换过两次的沙发。他们很少对彼此说不,也从不问为什么。这不是普遍意义上的爱那种感情,但身体回答一切:醒来时波尔蒂经常发现他们仍然紧靠在一起,碰触在胸口的脸颊,环绕的手臂和交缠的腿。

他知道这个丢不了。无论在哪,伦敦还是米兰;慕尼黑,盖尔森基兴或者科隆;南非,波兰,甚至是里约。睡着还是醒来,相聚还是分别。

他就像信任未来一样信任这个。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