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CFC|布鸟]Op. 69 & BB's Op. 11

我至今仍然非常,非常想知道:布总和FP倾尽全力战起来的话,到底谁会赢?
  


拍手[0回]

Roman每年这个时候都很头疼。

他送过车,送过表,送过其他可以告人和不可告人的东西。可惜拆礼物的期待值会升高,边际效应会递减,而他无法将这件事不过问就丢给助理。虽然如果不是因为助理,他也很难意识到即将到来的日子的重要性——没有提醒,Roman连自己的生日都会忘。

不过世事总是这样。你有了联赛,就会期待杯赛。你有了杯赛,就会想要卫冕,会想要连冠,会想要王朝和统治。低谷与失败将变得难以忍受,人们会忘记这些的不可避免——特别在确实有人联赛至今未输的情况下。

 

Jose最近很少笑。进球时也是,丢球则更不必说。甚至是沉睡在他床上,在一束不会惊扰他的微弱的灯光下也依然遮住大半张脸,只留出几近全白的头发和皱在一起的眉心。

他看起来无法单纯用疲惫或者苍老概括,对Roman来说,这都不是问题。问题只是……只是他不再是十年前的Jose。

并不是Roman有任何意见。他不会放手现在的Jose,绝不,想都别想。但是他也会想起过去的Jose,那个他曾经以为自己得到过,后来又失去的Jose。他想要每一个Jose,像他渴望每一个奖杯,每一场胜利。

总有一年Roman会送出那把钥匙,万能钥匙,打开他所有或者允许或者禁忌的宫殿之门。他要找到借口,或者不需要借口将Jose直接关进去,好好封存起来。无论再过多少个十年,对方都不会有分毫改变。

他从不思考万一对方不再对门背后感兴趣的话该怎么办。他会让对方统治清晨,正午,黄昏和夜晚,这份光芒远胜过伊比利亚盛夏的太阳。

但不是现在。

 

这个世界依然按照上帝(不,不是伊布拉)第一,Jose第二,不知道谁第三和大家都知道谁第四来排序。然而Roman从没管过这个系统。

他能在斯坦福桥加冕任何一个人。以前是用合约书,将来还是用合约书。没有什么比白纸黑字更有法律效力的了,他从来没有试过别的方法。

不过Roman还是有能力尝试下特殊对待的。

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