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CFC|布鸟]Op. 37b系列

我一点也不想做备份了……我怎么写了这么多字。(哭起来


Op. 37b - 6




Roman当年第一次求婚,美人在怀,问他自己能不能不改姓氏。
“当然,亲爱的——不过如果你不跟我姓,我就不娶你了。”

Jose一直怀疑自己当年也是如此,只听见了前半句后真心以为一切都能自己做主。Roman只是微笑着不说话,一身随随便便牛仔裤配衬衣,自带翻译坑起面对同行出身的人。
可惜他的业务范围从来不包括俄语。

 

葡萄牙人的软肋不少,或者说太多。Jose也会哭泣,是的,为了他的球员们和支持者。他面对敌人时总是看上去坚不可摧,而将弱点大多数落在自己人手里。这份名单通常不包括俱乐部老板,虽然他想过如果只把Roman看做俱乐部老板,很多事会不会好处理一点。

他已经不打算再试探Roman的底线了。婚姻的精髓是丢弃不必要的精明,他花了十年,在过去漫长的时间里主动或被动变成如今的样子。斯坦福桥会是他的家吗?Jose想是的。那片高扬的蓝旗里,今天,明天,都将永远铭刻他的名字。和他的老板一道,和不知道能不能算他的Roman Abramovich一道。

而如今他的老板打猎去了,和这个国家名声显赫或者干脆不可言说的名字们一起。Roman对于热武器的掌握没有他那些价格昂贵的保镖好,当然。但是必要情况下,他装弹上膛的速度仍然比绝大部分普通人熟练得多。

不过自己也不至于那么没用,Jose想。

 

至少需要扣扳机的时候,他不会太犹豫。

 


 

FIN.
 
 
 


Op. 37b - 12



切尔西今年的圣诞聚餐会上,Roman邀请Jose跳了一支舞。

他们谁也不肯妥协跳女步,最后变成两个人没什么意义的在转圈。蓝色的灯光下,许多人只是在一片昏暗中吹个面目模糊的口哨就跑。下回训练时都老实等着,Jose想,直到他意识到Roman在笑,因为他自己也是。

对方把手臂搭在他肩上,这个姿势近乎一个拥抱。他能闻到彼此发丝颈侧散发的气味,在一片酒意中温暖又微醺融合一体。

 

Roman送过他一次香水,Jose不确定对方是否还记得这种心血来潮。他用过,但实际上再见时Roman依然不为所动。

可他确实喜欢那个味道。就像Roman从不做没准备的事——当然,他有准备但是坑爹的时候也不少。毕竟上帝才负责写剧本。他不缺演员也不缺观众,但他一定不那么开心。所以有那么多人陪着他一起抑郁。

反正心就是造来碎的,不是我的就是你。而Roman从不让人看见这一面,他可以生气,却绝不会后退。

Jose见过最接近这些的时刻是在一个夜晚,对方睡在他旁边,即使在Jose坐起身时也没被惊醒。这绝非Roman本愿,他知道。但人类真是太容易被潜意识背叛与出卖。

 

而此刻Roman正搂着他,面带微笑,没有翻译,直接问Jose圣诞想要什么。

他微微后仰,得意看见对方同样增多的白发。

 

“一支好签,给我们。”


 

 

FIN.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