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CFC|兰特]All We Do

不知道在写什么。


All We Do

 


远在一切还没开始的前一个夏天,所有人就应该预见了这个结局。

仿佛一夜之间,每件事都不一样了。但你很难管它们叫什么新气象,因为就连救火教练都是曾经见过的。人生的大起大落总是很快,就像比赛。而输赢都不过是某种预见性的缩影。
可你永远无法真的做好准备。


他曾经和杰拉德一块逛超市的时候谈过这个问题,后者手里还握着一根黄瓜,整张脸皱得把标志性的褶子全堆了出来。
“你想要一个告别赛?然后在自家门口被打成……这样?”利物浦的传奇抽着嘴角,比了个XX的手势。他无法克制的大笑起来,即使这样,那份与生俱来的声音也依旧柔软,轻飘飘浮起来,盖过一切苦涩的沉淀。

他再没让人碰过Frank的衣柜。两个赛季了,那个位置依然是空的。阿珂的给了新援,切赫的已被占掉,更不要说德罗巴的黄金位置。可只有Frank是特别的。他可以把屁股挪过去,在没人的时候蜷起来,闭上眼,往后仰,好像就能陷在某种幻影里,假装自己并不是一无所有,假装对方仍然没走。


他一生中守卫过太多东西,有成功的,也有失败的。那些近在咫尺,失之千里,从身边错过去的身影,甚至是临危受命,站在门前,从指尖溜进去的射门。他都干过,前前后后,所有错误都要付出百倍代价才也许可以挽回。就像那天读秒之后,跳上看台,MHL的人潮涌过来,拥住他。无数手臂河流一般温柔地淹没了他们永远的队长,连同溢满的感情,好像能永远填满飘着雨的,冰冷的斯坦福桥。
然后第二天他被告知,连进入这里的资格都很快就要失去了。


切尔西到底是什么样子?他比谁都清楚。谁打开了遥远的顶灯,由远及近,是皮鞋在地板上的脚步。有人来到面前,弯下腰,抱紧他,手臂穿过腿间,将他带出这一片黑暗。


湿润的嘴唇贴上皮肤,熟悉的声音掠过耳畔。那个千百次相拥过的怀抱里,所有他热爱的气息和味道,宛如一个蓝色的旗帜和蓝色的梦。


“John.”

 

就像那么多悲伤的故事,都(该)有一个金色的,甜蜜的,陷阱一般的开头。



FIN.



 

写不下去了。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