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BBC Sherlock|兄弟]New World Order

碎片们.题目来自弹丸OST......我还挺喜欢这首的www



身体关系暗示.伦理道德忽视.请慎重选择观看.

...我是真的喜欢这对!_(:з」∠)_好想快点看到第三季啊......




01

Sherlock如果是一把凶器,Mycroft本人则更像是一个按钮,一个开关.简单,低调,但是决定世界命运.
虽然这通常只起威慑作用,基本上没人真的愿意启动,但也没人发誓他们绝不心怀此念.

爱真是一无是处.比起告诫教训这其实更像一个经验之谈.但Mycroft无法停止,好像自从他第一次见到那个更年幼的Holmes时,那个刚出生的婴儿用淡薄的瞳孔打量他,仿佛他是除了Mommy以外见到的第一个人.上帝赐予他满是诅咒的礼物,Mycroft只有对着灵魂发誓自己绝不会是该隐.
他们只有彼此.大脑高速运转.把所有情感归结到医学上,但他仍然是盲的.

到底该因为你所想的而定义那个人,还是该从你真的如何对待他来定义对方.人们从来对精神和肉体多重标准,然后选当下场合里最有利的一条.
如果造成的伤口能消失得无隐无踪,那么原谅会变成轻而易举的一件事.但是这不可能.Sherlock Holmes永远不会原谅自己,尽管他们童年曾那样密不可分.
Mycrofy比谁都知道.即使不用他们科学演绎的那一套.

可Mycroft只有他的弟弟.

Sherlock Holmes并非处子.Mycroft 比谁都清楚.他骄傲,脆弱,天才,敏感的弟弟至今为止只有一个男人.是的,他还没和他的军医睡过.虽然John近乎奇迹,无法替代.超越爱情的包容,无法置信的忠诚.有时候他甚至才是让人感到惊奇的那个.

有Dr.Watson,他的John,那个好军医,Mycroft再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幼弟哪天在眼皮底下因为疏忽而让自己陷入比死亡更糟的局面(虽然根据现在的监视级别来看几乎不可能,不过这年头的特工蠢货太多).他告诉自己应该放松点,保持沉默,享受独处.而不是举着伞跟在Sherlock后面继续擦屁股.
但他克制不住.

他想尽办法将这个弱点护得极好,藏得极深.直到自己看起来无懈可击,虽然远不止一个人发现这并非如此.而其中一个更是给予毁灭的天才.
那是他为自己幼弟构建的防火墙.那是他让自己幼弟陷入的绝境里.
现在Holmes兄弟都知道怀抱弱点是什么感觉了.



That is what people do.

不是IT职员的Jim露出了他惯常的笑容.他在监狱里盯着价格不菲的三件套哥哥,不知道欣喜还是遗憾的发现自己关于这两人看法的重大失误.
既不是Ice Man的大哥,也不是The virgin的弟弟.
犯罪之王颤栗着,简直要为即将到来的剧本亢奋至死.

That is what people do, Sherlock.

可这反复无常的啰嗦演员对不如预期的结局又擅自失望时,他甚至还表达出了委屈.你居然站在那个无趣的天使边上!那堆以为自己就是家长,规则和秩序的蠢货!
Sherlock简直懒得和这个人白眼,谁TM说我和那个胖子是一伙的?!

"......哎呀,你确实不是~❤"
得到答案的James心满意足回他的地狱去了,留下不再关心的一堆烂摊子和站在顶楼走神的侦探.

 

Sherlock知道这所有灾难最终都要摊到那位可敬的兄长头上,像他过去操的那么多份心一样,并在将来注定继续.
他甚至没去分神感到愧疚.他们彼此相欠太多,早已无法简单分出对错.他们是天父赐予对方的死敌,一生注定相互间不休征讨,除非死亡将他们分开.
而Sherlock毫不怀疑Mycroft能将他在地上的国搬到天上去.

这真好笑.可惜Moriaty到死估计也没意识到Angel到底指的是谁.哦,你见过的,Jim.在最开始的时候.他的兄长,你以戏耍心态面对的Ice Man.
Mycroft是Sherlock对于天使的唯一认知.手握力量,无关善恶.血都是冷的,这帮天界的疯子.

而那个天使,他的疯子正站在道德的河里,从来都能全身而退.那些水看似将他淹没,却半分也没有沾过他一块皮肤.

Sherlock则悬在河面,踩着他的肩膀,坐在看不见的依托上,唯一碰到的东西是他兄弟的头,脑,和脸.没有心.他把心埋在水面以下.
那不是Sherlock的领域.


他只有得到一个名字,一个代号,一个缩影和一个象征.而那就是储藏在迷宫最深处的秘密.

 

M.

Moriaty.Moran.Molly.Morons.

Me.My.Mine.

My.

 

My Mycroft.

 


 

他终于松开双手,只身渡往冥河.





FIN.





02



当Mycroft风尘仆仆从他的政府和女王事务中赶回家时,他们的母亲还停留在BBC上没有换台.

他们最终得以面对面谈论这件事.她看见自己大儿子低着头,脸上是她熟悉的那副"请不要开口询问,Mommy"的暗示恳求.不用推理也知道真相和看见的大相径庭,而无论她的小儿子是死是活,至少在横亘于那对兄弟的问题解决前她不会得到任何答复.
这两条生命由她赐予,一手促成.但是那关系间没有其他人的位置.她早已知晓,只是苍老而憔悴的叹息.

"你没有照顾好他."

Mycroft几乎就要张嘴反驳了,像每一次听见相似指责时条件反射的还击那样.他想说看住Sherlock从一开始就并非他的责任,而且在那么多年和那么多事后,他的弟弟也已经太难屈服于这一份关怀.为Sherlock将自己一再折腾到死神对面的举动感到伤痛的并不是只有他们的母亲,从某种意义上Mycroft也正在体验这种失去.他甚至不知道哪种听起来比较难以容忍,因为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名血缘上的幼弟.不再只是brothers了,很早以前.
他能拿来反驳的话那么多,每一条他都或多或少的在Holmes家的餐桌上明示或暗示过.母亲和他,这栋见证一切的老宅,他们都知道那是真的.

但他们也都清楚那没有一条是真的.

所以Mycroft只是把头低下去,将目光徘徊在他们永远打理整洁的裙角,鞋面和地板上,唯一拒绝将视线真正面对他母亲的脸——Mycroft甚至不记得上一次自己在她面前被情感压弯头颅发生在什么时候,而这个发现让他心底一沉.
那让他近乎绝望的感到一种疼痛.从颈椎开始,蔓延到他需要定期检查的牙齿和束缚得太紧的领口,横渡过大概仍然会被激素影响而感受到恐慌的心脏,最后盘踞在双腿与膝盖上变成措不及防的软弱.
Mycroft意识到那句话不是在责备.她从来都没有这个意思.
她只是在说出一个事实.

他犯错了.再一次.还是Sherlock,他唯一的弱点.如此致命,无法悔改.



而这次终于没什么能被轻易弥补的了.





FIN.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