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Atlas Shrugged|Frank]XANADU

SY送礼季.赠予janusrome.

 

为了这份礼,我今年度假呆在古巴海边拼命看了原作好几天(。

 

 

衍生类别:小说

等级:R

配对:Francisco d'Anconia/Hank Rearden (斜线代表攻受)

警告:因为和原作理念差异太大所有角色都微妙的在OOC道路上狂奔不止三千里_(:з」∠)_

 

 


拍手[1回]

  

 “——所以我说过了,你不会想到有多少人期盼在这里见到你。”

 

Francisco站在d'Anconia木屋的门口,他刚刚才把所有想来探望的人以“需要休息”为借口统统赶了出去,得以回头端详正坐在沙发上的男人。Hank Rearden头上还缠着绷带,而Francisco d'Anconia也好不到哪去——虽然他们俩都已经处理了那些特别显眼的脏污,但身上的细小伤口还需要时间来愈合。Rearden还没来得及换掉的衬衫在肩头和领口都是血迹,印渍已经发硬干涸。这不是来自他身上的,在场的两个人都知道。但是那份因为回想带来的痛楚好像真的有伤口开在他胸膛。Francisco和他的对话没有中断,回过神来Rearden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叙述今晚发生的一切。

 

“……那孩子曾经就在这怀里,然后他死了。我求他为我活下去,但是——”Rearden发现自己无法再说下去,好像那份感情和愤怒还梗咽在嗓子里。这远没有到结束,他知道。也许明天他仍然会有力气面对(也必须正视)已经发生和将会发生的所有破坏,每一次伤害,牵涉到人们的死亡和倾注过心血的毁灭。但是在那之前,他有更迫切的问题。“你知道今晚会有危险吗?”

“我知道。他们要对你下手,这是迟早的事。”已经在旁边坐下的年轻人捉住他放在膝头紧握的双拳,纤长有力的手指坚定的将它们包裹进温暖之中。“我就是为了这个才去保护你的。”

“这次是你救了我,还有厂里那么多人的性命,我想要——”

 

那是一个切实的亲吻,落在他的腕间,掌心——Rearden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松开了双手,他没有动弹,只是默默注视Francisco最终抬起头,说话时仍然没有松开他的手。

“感谢的话就用不着了,Hank。我知道你也许在这里更想要一套自己的房产,而你记在账户上的钱能轻易达成这点。在房子建好前你可以在这里住下,按照道理我应该会收你房租,但是我更希望自己能不收。”

 

“我希望你成为这间屋子一半的主人。”

 

从年幼时起,Francisco d'Anconia就有一件想要的东西。他一直以为自己得到了,后来才发现一开始追求的不过是一个最终品相似的投影。

 

“是的,过去我以为这个人非Dargny Taggart莫属。我曾愿意等她十二年,直到她终于能面对我所面对的痛苦、挣扎和绝望。但是后来我才意识到有一个人甚至不用去等,而我已经默认他能承受一切。甚至更多也更加过分的掠夺加诸其上,那个人依然没有断裂的意思。”

 

那是他第一眼看见Hank Rearden,不是在他们曾经争执过的宴会上,而是在工厂里远远的一撇。仿佛面对战场的男人,领结端庄的系紧衬衫领口,昂贵的风衣裹住这个男人的身体和线条,像盔甲般护住皮肤要害,一丝弱点也不肯暴露出来。却又完全将他的坚硬气质和不屈个性展露无遗。

 

“Sebastián d'Anconia离开了他心爱的姑娘十五年,我以前一直以为那才是对爱情应有模样的描绘。将她们放在安全处,等到自己成功时才能放纵去拥抱胜利,迎接幸福。但他错了。我为什么不能和我的爱人并肩战斗呢。他尊严,自持,克制,创造,极美却不自知。”

 

在那个夜里,被从滚烫的钢水旁拯救的夜里,Francisco被连自己都没有预料的感情重重痛击了。他想起来Ken Danagger为什么会称这个将他抱在怀里,给他清理和包扎伤口的男人是“唯一爱过的人”。那一刻他是真心愿意付出所有生命,只为在Hank Rearden手下干一年,跟随这个金发男人。Francisco以为这只是敬意和爱戴,像一个男人对他的父亲和兄长一般。可他直到很久以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巨大错误。

 

他想让眼前的这个男人做自己的情人,赤裸着交换吻和欲望,把身体和四肢狂热的交缠在一起。更想让他做自己的伴侣,连灵魂都完满契合,成为彼此精神间另一个支持。

 

“你的身体和你的心灵一样吸引我,仅仅因为性别就能否认你灵魂和品性的高贵吗,Hank?欲望本身并没有任何过错,可你为何能够将Dagny视为女人,同她上床,却只将我看做一个喜爱的后辈,一个需要照顾的年轻人呢?”

 

Francisco知道他所说的每一个字都被对方听了进去。不知何时,Rearden已经收起了所有表情。他神态认真,仿佛在仔细审核面前人所说的话,像他在工厂里掂量收到煤矿和金属的质量,然后忽然轻松的笑了。

 

“我以为你早该知道我怎么想的,Francisco……Dagny不是早已向你传达过了吗?我唯一喜欢过的——唯一爱着的男人,除了你,不会是别人。”

 

Rearden将他那双创造出合金的手搭在衬衣上。那曾经被严丝合缝遮住的地方如今正随着纽扣一颗一颗解开,最终随着下垂的手臂而滑落在地板上。Francisco目不转睛盯着这一切,仿佛在注视着什么最庄重的场合。他知道对方的这个举动是一种认可,一种同意。但这绝不会,也永远不会代表妥协。他能感到自己的期待战栗着滑过皮肤,那股冲动宛如电流,并不陌生。

Francisco知道自己想要眼前这个男人,正如对方也想要他。而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脱下衣服的速度可以如此之快,等到他俩已经赤裸着躺在卧室的床上时,Francisco才意识到自己渴望这一幕到底有多久了。

 

“所以说,这就是为什么刚才Ragnar Danneskjold表情非常奇怪的原因?”

Rearden没有让他看见自己现在的表情,但是Francisco几乎能听到那嗓音里蕴含得太过大声的笑意。“我必须承认咱们俩谁也不比谁敏锐,如果John会笑的话大概早就笑死了……不过反正Dagny知道的比我们还晚。”

Francisco搂抱住对方光裸的腰,沿着胸口往上印下一路湿吻,最终将脑袋靠在Rearden的肩头。“其实我早该想到,临近世界毁灭还非要出谷的家伙都有无论如何也想带回去的人。但当时我只顾着劝John了,完全没有想过你也有可能不会抛下那个世界。”

 

“我问自己,如果不能在11月前劝服你,将你带回藏在幻象里的亚特兰蒂斯,我会怎么做。”最终只有一个念头滑进Francisco的脑海,那就是像John Galt一样等下去。“我会等。我不能容忍这个麻木腐烂的世界还死死拽住我最宝贵的,最重要的那一样东西,把他拖下水给它陪葬。他远值得能用生命交换的幸福。”

 

“你看见门口的那个徽章了吗?那是Sebastián d'Anconia一直带着的东西,他想要守望的是唯一能够成为他妻子的女人,对我来说你也——”Francisco停住了,有那么一会他像是要微笑,又像是没料到这样的自己而轻轻摇头,“可当时我还完全没意识到。”

 

“你知道的,Hank。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必须去做的事,那么我也许还会伤害你,像曾经发生的那样。你也许会反过来挣扎着激怒我,将那份痛楚丢回我脸上。但是我有预感,如果真有危及到你生命的时候,我大概会打破自己所有的誓言和决心来到你身边,为你而战,为你而死。”

 

这是在所有声音变得断断续续之前的话语,期间他们交换了无数的亲吻和碰触,最终Rearden后腰靠着被Francisco垫在身下的枕头,任由对方的手指向自己腿间滑去,而d'Anconia家族的花花公子,继承了先祖的精密头脑和情热血统,不知道从房间的哪里摸出来并非为这种场合专门使用的润滑剂替代品。Francisco几乎要被投射过来的眼神弄得尴尬起来,只有投降似的努力辩解,“这不是一种预谋,不然我会记得准备最好的——不过如果说我从没设想过这个场景那也是在说谎。”

 

他慎重而温柔的爱抚着穴口,沾满了润滑剂的一根手指试探性的顶了进去,动作轻柔又小心翼翼,好像呵护什么易损物品。在不断摸索中确认了某处敏感部分后,才随着猛然袭来的快感增加手指继续扩充。这样漫长又折磨的爱抚让Rearden不得不从难以得到满足的颤栗里有点恼怒的瞪视对方。

 

“你知道我没那么脆弱。我是一个从煤炭和矿物间爬出来工人,不是任何经不住激烈对待的柔弱女性。”

“我知道,我甚至怀疑自己是最明白这点的,关于你到底多么刚强、坚毅。但是我想要这么对你,把你看做我最重要的宝物和财富。而你也应该知道自己值得任何珍惜对待,Hank。”

 

在这么回答后又不知被开拓了多久,终于认为已经准备好的Francisco折起对方双腿,将自己一点点滑进已经足够柔软的湿热体内。他注视着身下男人的脸庞,Rearden正胸膛激烈起伏的喘息着,汗湿的金色发丝散在枕头上,冰蓝色的清澈瞳孔里少见的浮上一层雾气。一想到那是因为自己行为所引起的热度,Francisco就觉得自己不可抑止的更加坚硬。他怀里正拥抱着的这个躯体像他的铁块,他的铜矿。在高温里融化成铁水,却没有半点消去那被Francisco所深爱的形态,反倒是他自己也成为其中一个部分,熔解、再构,让他们再也无法分清彼此,最终锻造成完全崭新的同一种合金。

这份高潮强烈得几乎让人呼吸停滞,有一段时间房间里没人出声,只有沉浸在余韵里的交缠喘息。Rearden任Francisco伏在自己胸前,抬起没有被十指相扣的另一只手臂轻轻拨弄对方蹭在颈部的头发。

 

“如果有一天……”那只手停顿了一下,转而搭在满是汗水的背脊。“若是真的会有危险,那你愿意为我活下去吗?不是因为其他,而是为了Hank Rearden这个人而活下去。”

 

Francisco大笑起来,露出他孩子气而天真的模样,那副表情让他的脸庞熠熠生辉,像被夏日阳光照耀的海面。这快活的男子支起上半身,用还带湿气的鼻尖亲昵磨蹭着比他年长者的脸颊,然后那双海水一样的眼睛专注捕捉住了对方的瞳孔。

 

“Hank,你还不明白吗,想想那句我们共同发誓要遵守的誓言:‘我永远不会为别人而活’。我所有决定要做的,所有想做的一切都只会是因为我想。就算你不这么要求我,我也一定会为了能再一次拥抱你,亲吻你而比谁都用力挣扎着活在这世上。”

 

他低下头,得到一个渴望而恳切的回吻。

 

而我知道,你同样爱我如斯。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