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APH|芬典]To be by your side

我的CP观啊......那是什么可以吃吗!已经完全变成了女房组总攻了吧大概!(。

总之,俺得的芬和典已经救不回来啦,虽然与其说是提诺不如完全变成了奇妙的...更接近三次元的存在...
但是谁知道呢,果然我是真的想看到[  ]的芬和[  ]的典吧.




差点忘记说了,这是纯肉,纯的(。





芬典 || To be by your side




 
这是一场从入睡就要被忘掉的梦.


 
无论什么时候,提诺都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力气.只要他想,大概没什么能阻止.
就像现在.明明是比自己更高大,更强壮的存在.记忆里从来都是自己顺从着他,为他妥协.从来也没有生过特别激烈到宁愿去死的反抗感.但是这个人现在正赤裸着在自己身下,手臂反剪在身后大概顶着几乎被折断的痛苦,连一点挣扎的余地也没被允许.空气里不知是谁的喘息,他瞪着即使在此刻也只能看到的背影觉得心跳很快.无法辨别到底是因为不想看到对方的表情还是因为下意识觉得这才是自己最熟悉的景象.

他回忆着这个人曾经在自己身上做过的一切,俯下身亲吻了附在脊骨上的淡色皮肤.齿尖忍不住深深陷进紧绷而富有韧性的肌理中,那些久经锻炼的肌肉被咬出青紫印记也没有想象中难.触摸到后穴的手指并没有多么温情,虽然自己并没有留指甲的习惯,但是那种被侵入和搅动的痛感也完全无法因此消减.然而就算闪过一丝慢慢来的念头,更多的是被复杂的,难以形容的洪流潮水一样不知道卷到那个角落里去了.和理智没有关系,也不全是愤怒和恨意,大概仍然怀有眷恋和爱,完全无从定义也无从发泄的巨大感情叫嚣着,推动他不要犹豫.

提诺颤抖了一下嘴唇,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没有犹豫的挺了进去.
 


这么多年的交往里,他从来没有听过贝瓦尔德这样的声音.沉闷而模糊的深埋在胸腔和喉咙里.一贯沉默的男人脸也许快要贴上地面,但是他硬是梗着脖子让自己不至于变成完全臣服的姿势.很难说发展到这个局面到底是已经妥协还只是暂时放弃,然而提诺也没有更多的心思去揣摩对方的心理了.他喘息着揽住并不纤细的腰,一次比一次更深的以自己的节奏来习惯并不熟悉的动作,然后终于在某一刻正被抱着的这具躯体猛然抬起头,像被触动到要害而活生生的扼杀了就在舌尖的发软单音.他试验性的撞击着找到的弱点,得到的反馈足够让他相信自己的结论.

就和曾经在他身下的自己一样.

这个认知再一次让提诺意识到这个男人和他从构造上来讲其实没什么差别——并没有谁比谁更多出,或者缺少某一部分.有的时候困住自己的只是过去和习惯.虽然他们曾经以这样的模式生活了那么久,但是实际上的平衡也许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脆弱——即使做了这样的事情,大概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不会有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他这样想着,伸手摸到对方下体,并不太意外的握着同样挺立的器官而来回搓动了起来.

并不需要接吻这种温情的动作.虽然确实总有冲动在叫嚣着掰过那颗头颅.然而除了用力进出于滚烫而紧致得让人窒息的下半身外,他并不想在高潮前浪费更多于那些连自己也并不能信任和保障的行为上——谁知道最后自己咬的到底是嘴唇还是喉管.无论是埋在这个人体内的还是正在自己掌心的都快到了界限,提诺没有松手,只是越发扣着对方因为长期保持一个姿势而已经快要僵硬的腰,顾不上惊讶于自己所能表现出来的专横,以一种不容逃跑的态度压在面前比自己更宽一点的背上,在被喷薄而出的粘稠液体打湿手掌的同时,也完全没有退缩的像要把那些不知何时已经混成一体,连自己也无法鉴别出的感情全都注射到这个人体内.

这些因你而起的,与你有关的,却又被你未知的东西已经长成了不属于我的猛兽.它们想要侵犯你,疼爱你,占有你,毁灭你.想要让你看到如果是这样倾尽所有而养出来的,到底是怎样的东西.
 




只是,想让你知道而已.





FIN.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现在我知道了原来苦涩是你本质上的(殴
强受和反攻都可美了*.,*你的H很有个人色彩......就像一直hold住一口气得不到宣泄一样
  • k.y.
  • 2011/10/01(Sat)07:12:36
  • 編集

無題

"有什么不开心的呢,就要写出来让别人也不开心一下"www(不
大概是...想搞一搞"我也是有恨的"阿嫁,不过这个色彩...是看上去就憋死了的意味吗OvO
  • 流矢
  • 2011/10/01(Sat)15:15:32
  • 編集

無題

還是繼續打個十星好評!
我就是當做是太太那篇的伸延了(慢著
……以及,我們就繼續在第一條路上跑下去好了……(開小花臉
  • 2011/10/01(Sat)18:33:19
  • 編集

無題

立露和典side都还坑着啊老爷(各种开心
芬厨给你十星好评第二次!
  • 2011/10/02(Sun)02:43:31
  • 編集

無題

是人性在生命的悸动,不由自主的挣扎和爱恨交织的挤压下释放出的有节律的、声波频率超乎人耳接受范围的呼喊。
以上是屁,真相就是你说的那样(殴打
  • Ka
  • 2011/10/02(Sun)10:06:18
  • 編集

無題

TO 芬厨s
谢谢!谢谢!满足的把十星好评揣进兜里一左一右...我们早在第一条路上狂奔到没影啦!
反正是那篇的读后感,这样想也挺好的www坑就坑吧,你坑品好多啦~

TO k
因为不是拉丁系呀~(才不对
  • 流矢
  • 2011/10/03(Mon)01:06:12
  •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