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APH|典诺]Through Glass

我很多时候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为人,正如我更多时候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文字.

我只有很多喜欢的人,和很多喜欢的东西.可是最后我看着自己,仍然完全不知道怎样才能把它们变得更好.



围观版杀让我突然理解了折原临也的寂寞...可恶!可恶!(你等等

不过果然对于我而言,相对于软绵绵的漫无头绪的编剧情,BR才是正统哇.


1。
有些片段他还记得.

那个时候丁马克背对自己,毫无防备翻动着第一个战利品的背包.他无意识的摸着对方塞过来的手枪,看着原本是自己的美工刀被随意的塞在口袋里.
[规则说只能留下一个人.]
眼前的人停下来,手里拿着要分给自己的水和面包.
[我知道啊.]
诺威看着他迷惑的表情,像问为什么别人会觉得鳕鱼不好吃一样简单.
[可是这和我们俩一起活下来有什么关系?]



2。
有些片段他已不记得.

那个时候提诺跟在他身后,穿行于树林间时每一步都谨慎得接近惶恐.
[呐,瑞桑...我们会死吗.]
他转头望着忐忑少年,眼神温和,连嘴角也不再抿得那样用力.
不要说有我存在的一秒便必有你呼吸的一刹,更不必嘱托没有我你也要好好活着.这些事太理所当然,除非遇上万一,不幸我犯下大错让你先走——

[我可以埋你.]

那我也会拼死撑得半刻喘息,直至最终确认护你周全.



3。
其实这也没什么差别.

那些回忆像漏了液的宝丽来.再昂贵的胶片,拍伤了都斑驳得不像样,仿佛再没有什么留存的价值.

他握着诺威的膝盖.那些因为长年逃亡耗损而有些阴冷和僵硬的关节慢慢缓和下来,像被融化的冰川,融进海里,搭在自己腰上.眼镜被摘下来放在旁边,反而比枪支和刀刃离身体更远——不过早已习惯战斗的姿势,即使看得不那么清楚也不妨碍目标的抹杀.

他紧紧搂着贝瓦尔德的脖子,脸颊贴着发丝感受到的气息像海,有一点咸,一点苦和一点涩.他们的下体咬合在一起,配件磨合一样的温度比视线还要灼热.像子弹射穿血肉,刚从枪膛摩擦出来的金属爆裂开来,所有细胞都被毁灭的那一瞬间.

而他们已然习惯.无论是挣扎活着,还是痛苦死去都不容易.世界是圆是方一点也不影响维持呼吸所用的力量和勇气.它们像空气那样平常,却又稀薄得几近窒息.所背负的已经不是生命或者回忆那些可以概括的东西,而是更加本源的情感和存在.
等到那些延长的海岸线们被全部侵蚀消亡的时候,那些伤痕也会一点点磨平.变成厚厚的茧,隔着玻璃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的伤害和疼痛.
就像死去一样.



他们只是拒绝想起另一些人.



FIN.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BGM用消えない悲しみ 消せない記憶很合适……我这是数钱数出后遗症来了吗。
另,高三的时候有人很喜欢对我说[死便埋我],难道她……[您想多了
  • 太太
  • 2010/08/09(Mon)11:25:04
  • 編集

無題

那是山风的?(抚摸你数钱的手(咦

...你想多了!其实这句话是太太你对我说的!QVQ所以我...!(抱住太太大腿
  • 老爷
  • 2010/08/09(Mon)12:45:51
  • 編集

無題

是51……嗯KK的G砖
  • 太太
  • 2010/08/09(Mon)13:22:35
  • 編集

無題

嗯...(怜悯看夹缝里的你
  • 老爷
  • 2010/08/09(Mon)23:18:02
  • 編集

無題

死透了!

顺便对版杀的典诺怨念一下(。
  • 阿典
  • 2010/08/11(Wed)11:35:57
  • 編集

無題

能搞死你我就欣慰了(。

怨念了版杀的旦那
  • 老爷
  • 2010/08/12(Thu)00:03:05
  •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