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闪十一|鬼円]私译.歪な三角 上

...对不起我又来了.(土下座

这次遭殃的是...kabuさん.(。
原作在这里.

呜呜呜kabuさん就是我的神!!!我的神!!!如果这篇真要出本请务必开通贩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好吧,总之又是无授权翻译.但是我真的,真的很喜欢这一位的全部./_\这是怎样理想中的鬼円啊!(内牛满面


这是一个大概算鬼→←円两想的故事,还带著更加微妙的豪→←円要素吧...但是别问我为什么不算BREAK组,kabu就是这样标CP的/_\
顺带一说一开场就是...推倒呢.




 

拍手[7回]

鬼円 || 歪な三角
 

 
年龄操作→高中生
未来捏造→鬼道回了帝国,其他人大都直升了雷门高中的设定




 
急促的呼吸声在房间里散乱的回响.只有被自己按倒的人时断时续,克制不住而从牙关里漏出的喘息声.看不见对方现在究竟是怎样的表情.因为是从背后在侵犯,即所谓的背后位在做爱.说起来,从第一次和円堂守这个人做爱开始,鬼道就没有用过别的体位.并不是出于喜好,只是这样就不用看到円堂的脸.
因此,鬼道不知道情事中的円堂究竟是怎样的表情.但是后脑的形状,发丝的流向,耳侧的样子,肩胛骨的线条和背筋的起伏,全像天空的速写一样灼烧在了脑海里.
円堂原本规则的吐息韵律开始凌乱了起来.紧紧裹住鬼道的内部也急促的收缩着.差不多快到极限了吧.但是,円堂绝对不会开口.和平常不一样的绝对沉默,像是连无意识滑出的喘息声都不想让鬼道听见而顽固的闭着嘴.
这是自己的自作自受.
身体述说着无法描述的快感.做爱本应是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如果对方还就是寄予感情的那个人,加诸于情感上的欣喜更不可能感到不快.
但是.
鬼道收紧了揽在円堂腰上的手臂,像要打捞起对方一样更紧密的贴合了身体.突然被贯穿到了深处的円堂,
[啊啊!]
忍不住呻吟了出来.是平常不会发出的高音.因此,鬼道感到了少许满足.舌尖沿着円堂已经出汗的背脊上滑行,能尝到盐的味道.身体正在变得敏感吧,円堂因为这样的刺激而向上跳起了腰.内部也猛然收紧,整个快要到了极限.鬼道顿住了呼吸等那样的刺激过去.但是,也已经不久了.加快了腰部的节奏后,円堂像放弃似的突然抽去了所有力量,就那样任凭鬼道继续身后的动作.
简直像丧失理性的动物一样,只是依靠本能在维持行动.看不见円堂的脸.但是很想知道他现在究竟是怎样的表情,然而对应的,不想知道的感情也同样强烈.
鬼道紧紧闭上了眼睛,在对方的身体里射了出来.
脑海里浮现出来的是看惯了的,满脸无邪气笑颜的円堂的面容.
 
 
如果这种行为结束的话,円堂会立刻冲澡开始做回去的准备.鬼道一次也没有催促过他走,但这是,从最初开始就没变的事.
[已经要回去了吗?]
[啊啊,电车也差不多是时候了.]
这是每次都会反复的对话.无论几次都会变得乏味和空虚的瞬间.背向自己的円堂正伸开手臂穿过制服衬衫的袖口.是和现在的鬼道,已经不一样了的制服.
[鬼道]
[怎么]
[下周和帝国的练习赛,能改到午后吗?]
[午后?]
[啊啊,上午由于设备检修还是什么原因学校禁止进入]
[大概,可以吧]
[拜托了]
就在像这样简短的对话间,円堂已经穿好了所有衣服.并且,已经是拿着包准备回去的状态.只是最低限度的对话,并没有目光交汇.说不定,今天整个就连一次眼神也没对上过.来到鬼道家里也只是做爱后就立刻回去了.考虑着这究竟算是什么关系的鬼道,最终也没有得出结论.不是友人,更不是恋人.只是沦陷在浅薄的身体关系上.造成这样的正是自己,也没有对应的词句可以来解释.
[円堂]
[什么?]
[明天有练习吗?]
[…没有啊]
[其他的预定呢?]
[…没有]
[那留下来怎么样?]
身体说不疲倦是不可能的,自己也很清楚这点.因为不安和焦躁的关系抱了他好几次.不可能不感到负担.円堂在听到鬼道开口的瞬间,停止了动作.沉默短暂的蔓延了开来.
[…不用了,我走了]
[那让我送你吧]
[说什么呢,又不是女孩子.不需要]
円堂转过身去应答着.声音已经听起来十分明亮,不过因为背对这边,所以无从得知他的表情.
看着眼前拒绝自己的円堂,凶暴的冲动突然就涌了上来.和円堂在一起时总是不时会这样,已经是几年前开始就熟悉的感情.
通常来说,鬼道都是非常冷静的类型.大部分时候都不会感情用事.行动的基准也依靠的是理论而不是感情.自己的控制力很强,友人的评论也一定大都是理性主义者.但是,在有关円堂守的时候,这一点就全部崩坏了.头脑里会尊重円堂的意思,会去理解和考虑他的行为,但是感情上整个就是与此相反.想用力量去控制不接受自己好意的円堂,想让他按照自己的言行而屈服,进而支配和独占他.
                                                                              
对这样的自己感到了厌烦,所以在円堂挽留前离开了,自以为明白的选择了别的高中.但是让这个行为变得无意义的也是自己.
 
[那么,下次见]
円堂留下了简短的语句后,就从房间里离开了.已经是下定了决心的道别.说不定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但是,[下次]这个词让鬼道感到了一些安心.自己和円堂相联系的,那根极细极细的线还没有中断,吧.
在凝视了那个人离去的身影后,鬼道望着哐一声关上的门,微弱的叹了口气.
 
 
 
***
 
 
 
乘坐的电车,因为是周末的关系即使很晚了还是非常拥挤.円堂平常是不太利用电车的.除非是去鬼道的家,或者是足球部的练习比赛而要赶到其他学校的时候.基本上,不怎么会坐下而更喜欢站着.还是中学生的时候,这种孩子气的举动被鬼道和豪炎寺多次的戏弄过了,可自己还是喜欢站在门边上眺望窗外的景色.但是,今天实在觉得太过疲劳,想找位置坐着.下肢诉说着钝痛.全身都好累,像要湮没在呼出的气息中还没消解的热量里.
然而不凑巧找不到空座,不得已円堂握住了车门附近的扶手,就这样靠墙站着.
电车慢慢的加速.窗户外,车道上橙色的街灯看起来像水一样流逝了.
并不习惯搭晚上的电车.特别是一个人坐的时候.
说起来,一个人乘坐电车的机会什么的,中学时代基本没有.啊不,是自从上了高中之后才开始一个人晚上搭乘电车的,即是从鬼道家回来的时候.所以才苦手吗,这样想的円堂不禁苦笑了起来.
像这样翻涌上来的感情,因为太过复杂而无法定义.是中学时代不知道的感情.那时一切都单纯明快而直截了当,只是和伙伴们并肩而行,一起哭泣,欢笑,流汗,受伤,偶尔感到苦痛难过,后悔懊恼,随着球的行动一喜一忧,并且共同分享快乐.那就是自己的全部世界.而像这样,教会円堂仿佛胸口被撕裂一样无可奈何心情的是鬼道.说不定,鬼道已经从那个时候就知道这种心情了吗?大概,是知道的吧.
鬼道的成长经历相比円堂来说要复杂的多.容易想见那些纷涌袭来的各种事情使他看起来像个大人.从中学时代开始,鬼道就很有大人感了.有时,会露出円堂无法推测的表情.能感到在胸口深处,怀着无论円堂怎样伸手都无法触及的苦恼.每当这种时候,円堂总会把指尖贴上鬼道的眉心,打算舒展那里的皱褶.绝对不是随意的调戏,而鬼道总是会惊讶着笑起来,稍稍平息了紧皱的眉间.那样略微舒缓的表情相当温柔,円堂很是喜欢.
但是,已经,大概很久,円堂都没有看到那种表情了.说起来,自从升了高中后,円堂就几乎再也没见过鬼道的笑容了.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错.是自己的错呢,还是鬼道的错呢,或者说两个人都没错呢.
 
 
那是临近中学毕业的早春的某一天.
 
 
[円堂?]
突然的招呼让円堂应了声嗨.从沉思中急速被拉回现实后回过头,能看见那里站着身穿私服的豪炎寺.
[豪炎寺?你在这个时间干什么呢?]
[刚从补习班回来]
[啊啊]
这样円堂就理解了.豪炎寺在升了高中后开始往来于补习班.当然,足球部的事也没有放下.是他自己的意思,吧.中学时曾经对立过的父亲,如今也建立起了完全良好的关系.身为医生的父亲,现在对豪炎寺的前程都不再插手,放任豪炎寺自己决定.正因为如此,说着自己能做的事就会去做.无论是真正向着足球的道路前进,还是选择和父亲相同的方向,都努力着让懒怠变成不可能出现的状况.
像这样,对自己严格的态度从一开始相遇就没有变过.这是円堂尊敬的部分.
[你呢?就这样穿着制服绕去了哪里?]
被问到的円堂梗住了言辞.但是豪炎寺只是稍微把脸凑近了无法回应而闭着嘴的円堂,
[…啊啊.去鬼道那了吧]
这样擅自的回答了. 円堂困惑于为什么会知道呢,豪炎寺避开了円堂的视线,看起来是一副无趣的表情.
[和平常不一样的洗发水味道]
円堂因为豪炎寺的回答而瞪大了眼睛说不出话. 血液因为羞耻而唰一下涌了上来.自己也明白一定红了脸,讨厌这样被人看见而垂下了头.豪炎寺在此之上什么也没说.
从什么时候起,豪炎寺或多或少直觉感到了鬼道和円堂的关系.偶尔,知道什么似的像这样说着散发味道的事.那时的豪炎寺总是哪里不高兴,看起来好像必死的压抑扼杀着自己的愤怒.
今天也是这样.一边站在円堂的身侧,一边又绝对不会把视线移向円堂.只是以险恶的表情,注视着窗外暗夜的景色.那道眼神非常尖锐.
无法形容的负疚心情向円堂袭来.好像是背叛了豪炎寺,这样的感觉.和鬼道的关系已经剧烈的改变了,但和豪炎寺的关系还什么都没变.升上了同一所高中,一起加入了足球部.豪炎寺还是一如既往的信赖着円堂,把自己的背后交付了出去.円堂也还是信赖着豪炎寺,相信他一定能够得分.这和中学时代是一样的.
 
站在同一片场地上,面对着同一个目标时,为什么不需要言语也能明白豪炎寺和鬼道在考虑什么呢.那大概,一定是因为和豪炎寺与鬼道是一样的吧.在一起是如此理所应当的一件事,对于将要度过分别的时间,那个时候的円堂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的.
 
[鬼道,还好吗?]
[啊啊,嗯.下周和帝国的练习赛,大概,变更已经没问题了]
[这样啊]
豪炎寺简短的应了声,然后就什么也没说了.只是,两个人并排持续凝视着窗外街灯的流线.还差一点就是豪炎寺下车的站了.车内广播以及开始告知下一站的名称.就在电车停下之前,豪炎寺沿着円堂的视线看了过去,嘴角浮现出不可思议的安静的笑容.
[円堂]
[嗯?]
[你现在,幸福吗?]
这个唐突的问题让円堂困惑了.现在,幸福吗.
大概,两年前的话会毫不犹豫的点头,满脸笑意的回答吧.和大家一起踢球的每天都很快乐,都很幸福,吧.现在也是这样没变.雷门中的伙伴们大半,如今都升上了同一所高中,在同一个足球部每天还是一起追逐着同样的足球.但是如今,为什么,円堂对那个并不纠结的问题没有办法作出肯定的答复呢.
[…我不知道]
无法对豪炎寺说谎,如今円堂呐呐的老实回答了.电车在发出刺耳的刹车声后停了下来.
[这样啊]
豪炎寺只回了这句,背向円堂轻微摆着手下了车.门被关上.电车又开始重新启动.円堂只是,对着豪炎寺远去的背影,凝视了很久.



TBC.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哦哦哦最近迷上闪电!能看到这么好的文好开心!期待更新,话说日本闪电好火,国内就不同了呜呜
  • 貊貘貘
  • 2011/01/02(Sun)20:40:05
  • 編集

無題

啊,这篇的下已经翻译完了哦,就是,最新的一篇日志QVQ
观看感谢!虽然更应该去感谢原作者呜呜呜.其实国人也还是有的...只是队长厨就,特别少了OTZ,所以作为一个坚定的队长厨总觉得特别寂寞...

欢迎以后经常来玩呀~
  • 流矢
  • 2011/01/03(Mon)03:16:35
  • 編集

無題

哦哦哦已经看到更新啦!原作地址悲剧的没能打开(这就是命?
最近break组饥渴要死,大陆这边没什么人气啊(捶地)
真是萨鼻息啊orz
期待亲新的翻译滋润!
队长厨的意思不是很明白orz是湾家语吧。大陆党悲剧不太懂请见谅。QwQ
  • 貊貘貘
  • 2011/01/07(Fri)00:48:20
  • 編集

無題

QVQ厨的话...大概有点类似于病态的饭?你就当做我像变态阿广和DE风丸和kyFIDIO一样热爱队长就好啦!(...这样真的没问题吗!!!OTZ

BREAK组啊...其实另一个作者有一篇年龄操作的BREAK挺有意思的...超有意思的,大家都坏掉了(笑(笑个屁啊!
不过因为太长了我不打算全翻...可能哪天会做一个推奖性质的剧情介绍?然后翻一点我自己特别喜欢的片段www
原作的地址那是因为作者这篇要出本,估计要加后续所以暂时删掉了...QVQ如果我能弄到本子的话我,我就把后面梗概REPO上来好啦,所以真希望kabu开通贩啊...

以及我也是大陆的^^,完全队长偏心热爱...可能这里以后会出现各种奇怪的CP(...)不过一定都是队长右侧的,可能不仅仅是翻译的也许还会有自己胡扯的...QVQ总,总之貊貘貘君以后也请多指教~
  • 流矢
  • 2011/01/08(Sat)02:56:18
  • 編集

無題

哇塞我在补动画看刚刚出现广于是又萌上广円了QVQ
总之ALL凯普屯都好梦XD
嘿嘿奇怪CP请加油!也是队长厨的一员XD
大陆党握手!~如果能买到本子REPO就太好了XD
  • 貊貘貘
  • 2011/01/08(Sat)15:29:59
  • 編集

無題

呜哇在补动画吗!请加油哇嘻嘻嘻后面全世界,啊不全宇宙都是热爱队长的^q^!阿广他可好了,做出过多种惊世骇俗(???)的问题发言...真是痴情.(喂

如果说到本子的话,其实现在手上只有3本同人...剩下的大概要到寒假才能拿,最近在期末地狱中直线噩梦期啊...内牛满面,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能寒假会对手上的本子来个集体REPO?
嗯嗯!果然是看到队长就治愈了呢!円堂桑就是天使!天使!^q^
  • 流矢
  • 2011/01/08(Sat)16:03:47
  •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