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闪十一|广円]Across the Universe

备份存档.

大家各种节...快乐?(出门一圈后终于回家了OTZ

心血来潮的童话向,结果不幸成了幼齿向(。
向全世界表现我对这个名字指甲油的热爱...它实在太适合广円了





拍手[1回]

 
 
 
广円 || Across the universe
 

 
• 
这是不知道发生在什么时候的故事.
 
从来没有离开过自己家乡的男孩子遇到了一个奇怪的人.他说自己是星星的使者.今天刚好路过这个星球.
这个人知道很多新奇的事情,能叫得出视野里每一颗星星的名字,并可以讲出自己是什么时候拜访过它们.
男孩子被那些从没听过的细致描绘深深吸引住了,它们漂亮的就像初春时森林里无数的色彩,绚丽的就像盛夏时祭典上点燃的烟花.却又不仅仅是这样简单,带着一点稀薄的,闪烁的光.
 
[我们的使命呢,就是一颗一颗清点宇宙里的恒星.啊,也就是那些像糖果屑一样挂在天上的东西.它们和我们现在所站的地方不一样,是更加明亮,炙热,永恒的存在.远远超过诗人们所歌颂的誓言和女孩子所喜欢的钻石.]
 
年轻的使者有些腼腆解释自己那少见的鸢红色头发,是因为某次遇到两个双子星之间吵架,不幸被飞出的焰尾燃了起来.
 
[然后我们找到最漂亮的那一颗星星,向他致意,停在他旁边,照顾他,爱护他,看他从出生到衰老,再爆炸变成轻飘飘的烟尘,过好几万年又开始慢慢长成新的星星.]
 
他比划着遇见宇宙里不同的东西,从只能踏脚用来系鞋带的小小卫星到不知道被谁偷偷挖出来的,大家都远远避开的黑洞.
 
[因为我们没有灵魂这种东西,所以我们的身体都很轻,能坐上在宇宙里往来穿梭的流星列车.但是它们非常不准时,就连目的地也总是随心所欲.环线的话大家会乘坐彗星,它们总能按点到达,就是一不小心坐过站要等很久才能再回来.]
 
地上的男孩子看着年轻的使者掏出怀表,上面刻着奇怪的符号和纹路,悬浮着星屑似的许多指针.
[该向您道别了.下一班列车很快就要到了.]
[你是要走了吗?还会再回来吗?]
[我不知道.但是大概,很难再找到短时间内第二班到达这里的路线了.]
然后他的衣角被人拉住了.
[那你能不能...留下来?]
 
年轻的使者看着男孩子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行为,轻轻握开了对方的手.
[...不,不行.很抱歉.]
鸢红发色的人微笑着,感受到唇边触到的指尖迅速缩了回去.
[除非...]
他没有再说下去.只是弯起那双像是刚刚诞生的星云一样漂亮的眼睛,向眼前的男孩子摘下自己笔挺的小礼帽弯腰示意.
 
[我会永远想念您的.]
 
在这群星际旅行者里曾经流传过一个秘密.除非他们能找到一个人,愿意分出自己一半的灵魂.爱的重量会让他们从宇宙里降落下来,从此在这个人的星球上一起度过彼此的生命.
 
但是这个几率太小,比找到宇宙的边界还难.
 
而等到夜空里的金星降落到地平线的那头时,最近的流星列车就要开走了.
 
 
 
 
 
[...然后呢?那个星星上来的使者就这样走掉了吗?]
 
基山广侧过头,看见身边少年正闪亮闪亮的望着自己.
这里是天文台的星象馆.关掉灯的天顶上,缓慢变幻闪耀着从初夏时分到深冬夜晚的星空.
[不知道呢,总之我所了解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啊啊,好想知道后面怎么样了啊...]
基山苦笑着,看鼓着腮帮的约会对象.对方突然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把脸凑过来几乎贴上自己的耳侧.
[不过广,你说,在这里能不能看到那个使者的家乡呢?]
 
他看着对方眼里仿佛闪耀着整个银河的光芒,慢慢弯起了那双初生星云一样流光的眼睛.
 
[円堂君.]
 
他凑过头.
 
 
 
这个人的吻,是恒星的味道.



 
 
FIN.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