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全职高手|All叶]RYXQ.武侠

……为什么这篇最近会有1000+的点击有没有哪位好心人告诉我whyTwT


起源於RYXQ湖绿贴,自己脑洞开挖了个大纲,然後填了点土.
只存自己的部分.

标题来自林海,大明宫词.

拍手[0回]

黄叶 || 将倾



黄少天偶尔会觉得,如果不是那一夜的记忆太过鲜明,他简直要怀疑叶秋这个人只是自己臆想出来的一个幻影。
纵使此时他早已封号剑圣,名动天下,却依然有时会宁愿自己仍旧年少,仗剑江湖,而那人还活在世上,站在那里,等自己提一坛酒,赴一场约。
可他又比谁都清楚,这只是大梦一场。纵使这麽多年,他还是能清晰梦见对方容颜,看见自己手中酒坛後只是笑,一双眼睛在月色里浸得水亮。

“我不沾酒。”
“真的不喝?切,这可是我上次好不容易从刘小别手里赢来的微草秘酿,他们谷里天天吹牛自己的桃花酒有多好多好,一般人想喝也没得喝。”
他笑得更胜,连眼底都透出一点柔光。
“那我更不喝。”


所以最後多喝了一人份让借酒上劲变得顺理成章,将人压在身下时里衣早被自己快手剥去,留下赤裸对方坦诚以待。刚洗过的发间还带著皂香,数缕交缠仿佛结发同心。他一直从眉心厮磨到胸前,连喉间都留了不轻不重一排牙印,更是没有放过两粒乳尖细细品尝。直到对方呼吸急促推搡自己,黄少天才继续下移。平日里惯常握剑的手指流连在肌肤上,一层薄茧挑逗下来直到腿弯。掌心里一双膝盖骨节分明,让人忍不住在上面反复摩挲,再顺势分开那白皙双腿,露出中间微挺性器。他低下头,张嘴含住时听见一声短促又轻柔的喘息,只肯露出三分情欲,又偏偏连腿根都红了颜色,变成滚烫体温。
黄少天直到逼得对方泄在嘴里後终於抬眼,瞅见叶秋神色无奈,却也没认真拒绝。仗著对方那一点纵容,拉过手臂交叠後颈,就著还剩酒液胡乱开拓,刚刚湿软半分就急切挤了进去。对方大概做得痛了,皱紧眉头低呼一声“少天”,而自己并没停下,直到对方猛然一哼,挂在手臂上的腰肢春水一样软了下来。

他知道,这个人其实是情场老手。

黄少天不是不觉得有点伤心和悲愤,明明平日里自己已经将满腔情愫交付得清清白白,但这个人太过滑头,纵使出剑再快也刺不中要害。只有一边舔咬那层透薄耳垂,搂紧怀里反射般细微挣扎的那具身体,一边絮絮叨叨情深意切,哪怕可能从此被这人当做把柄嘲笑到老。
“不许负我,否则──”
他不记得自己当时脱口而出说了什麽,又究竟用的是怎样语气,只记得对方凝望半晌,长叹口气,将剩下言语统统淹没进凑上来的缱绻亲吻里。
而那句话从此闷在心口,生根发芽,生生绞碎一腔美梦,变成醒时无边痛楚。
再也无法入睡的人只是在一室月色里咬紧牙关,慢慢蜷起身来。


黄少天终於想起来自己当时说的是什麽。
他说──



若有那一日,我就杀了你。





FIN.







黄叶 || 长安



天下侠客,十个里面有八个用的是剑。
倘若自报家门是一个刀客,说出来就好像矮人一截。大抵只因刀太俗,就好比屠夫剁肉,拿的那也叫砍刀;妇人女红,用的那也叫剪刀。

而剑却只有一个用处。

在这世上使刀的人千千万万,却只有一个能将如此俗物用得豔丽至极。
凡是江湖上见过的人都说那是花,盛开的花,凋谢前最後疯狂盛开的花。满目锦绣,漫天血景。
而这本该几年前就消失的景色,如今却又一次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如果不是再次目睹,任谁也难以想到这花一样的刀法,竟然是一个男人在用。
这是一个不再年轻的男人。那张眉心已经有浅淡皱纹的脸上,写满了能被人想起的所有沧桑。仿佛那被人熟知的不幸半生,都昭然铭刻在上面。
但是这个人在笑。
那个笑容,好像连最冷的血都能捂热,叫所有人恨不能上前拍他的肩膀,与他称一声兄弟。然而这个人说出的话,却能将最滚烫的一颗心也冻成寒冰。
“不愧是天下剑圣。”
那话里带刺,只怕聋子都听得出来。
“面对重伤之人,一把冰雨也用得出神入化,下手快狠,实在让人佩服。”

被葬花一刀逼退三步的人没有反驳,只是凝视空著的右手。平日最聒噪的那张嘴一声不吭,却让所有人注视他的人生出一股不忍。
那如同他性命一般重要,即使被斩断一臂都会牢牢握住的冰雨,如今就这样在众人面前被轻易松开。而连兵器也丢了的剑圣却只顾失魂落魄,好似刚才那一剑倒捅在自个儿胸口,直将一颗心尽数绞成千万碎片。



他这一生痛楚,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




FIN.







乔叶 || 红尘



在遇见那个人之前,乔一帆只是个酿酒的。
他是微草最下等的学徒,甚至连培育药草的任务都分不到头上。他能做的就是酿酒,酿一坛桃花酒。在每年春日初晨,去人迹罕至处取那未经世事的溪水和未经世事的桃花。
那本是他一个人的地盘,就像一个守财奴护著他的珠宝,一个江湖人护著他的名声。却在某一天里,来了一名突然闯入的不速之客。
乔一帆在那个人看见自己前先看到了他。

人生中第一次,他忘记了所有花的颜色。

乔一帆感到自己的脸一定烧得通红,比这漫山桃花还红得厉害。但他只是痴痴凝望溪旁那人,任对方拈过自己鬓边一瓣桃花。
可那对自己露出的笑容,眼里却是看著另一个人。
“大眼。”

他回过头,看见身後站著平日里素难凑近的微草之主,脸上神情仿佛早已算出一切,显现出某种通达天命者的慈悲。
两人携手而去,只留下小学徒仍然抱著他的酒坛,直到粉色的花瓣落满了肩头。乔一帆拾起一片,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尝到某种无法言说的甘甜。
後来谷里其他人说,那是第一次有人破了微草成名的八卦护阵。来者被当做贵客,谷主不惜亲自让出房间,两人每日同塌同眠。
他不厌其烦默默听了很久,从此得到一个名字。
叶秋。叶秋。
这名字重过他守了十年的桃花。

江湖上那一战的时候,乔一帆没有去。
他人轻言微,甚至不足以跟著出谷。便只能一直等,直到最後等来的消息里那个人连人带名字都丢了。
微草的学徒对著早就抽枝的桃林枯坐了一整夜,天亮时站在了王杰希的面前。

“谷主。”
他跪在人前,端端正正磕了十个响头。
“我想出谷。”
他没有起身,整张脸伏进土里,只是用力将背脊挺得笔直。
“我要出谷。”

然後他听见了一声叹息。

离开微草听起来很简单,先废去武功,再自行出谷。可实际上又并不简单,不说八卦护阵,便是那一片草药毒物也难以突破。
生死有命。缘分在天。
然而乔一帆并不怕。他只怕自己去的太迟,一切都已再来不及。
谷里的桃花每年都开,但是比起守在这里,他有更加大胆而贪心的愿望。

“倘若……”

那愿望轻得仿佛枝头娇花,被风一吹,飘进溪水,转瞬就逝了。




FIN.







王叶 || 千钧



他第一次见到那人时还是在微草。

从破阵时起,这个人就是他生命里的最大异数。

江湖传言微草谷主得开天眼,预知世事。但他既算不了自己,也算不出对方。




……
剩下草稿不修了,从缺.






FIN.







楼叶 || 长相守




初进江湖的时候,楼冠宁和所有普通人也没什麽两样。

官家子弟,少年意气。也曾梦想在江湖里创下一番名头,遇见一个温柔的绮梦。到头来先找上门的却是死亡的阴影。
那也是他第一次遇见叶修。

对方捡回他一条精贵性命,他便投桃报李死皮赖脸,直让叶修身旁侍奉少年也相对无言。
楼冠宁没指望这种日子能过多久,然而他也不曾料到这种日子真没多久。
那时他呆呆凝视那张咫尺容颜,心念千回百转,察觉时已然说了出口。

这江湖究竟有何好,连你……这般人物,也始终念念不忘。

那人唇边含笑,只有背影执伞独立。

江湖啊……大概连你这等离家出走的少爷也无法自拔时,便懂了罢。



再次见面时,叶修带了个还剩一口气的礼物。

这是老孙。

楼冠宁听过这个名字。当年繁花血景,今朝落花狼藉。春晖已过,他以为那花早就凋零散去了。
而叶修还是在笑

不会亏的。你救他罢。

这人求人救命,反倒是自己受宠若惊。只因对方随口一诺,所以楼冠宁甚至不曾细究伤者过去,任对方从此执刀同行。
虽然如果他想,这世间将再无秘密。



再後来一次他干脆没有见到叶修。
只有乔姓少年站在眼前,满面风尘,双眼熬红。以从未见过的面目逼视自己,宛如饮血剑锋。
然後他深深折下头去。

我家公子……有难。


楼冠宁後来想的明白。其实那人当年说得不错,但是对他而言却一个字也不对。
权势地位,再高不过那张椅子。锦绣美人,再贵不过那身衣袍。无论山清水秀,江湖险恶。只要是天下有的,那迟早便都是他的。

除了一个人。

而他正要离开江湖,放弃那最後一点奢望。

为了那个人。

长相守。长相守。
他什麽都知道。



然後他听见自己说了声好。





FIN.





自挖原始大纲见13L.



5哥你你你说的是不是这篇!不只是倚天啊笑傲啊作者基本上揉进了好多金老爷子的作品,上半部总结起来那就是一见叶秋误终身,什麽初出场时因为破坏了最为固执的张新杰的规矩而和霸图不打不相识,还喜欢喊老韩媳妇儿看对方暴怒上来就是一拳的样子,最後立下将来塞北之约,迟早一日并肩看大漠孤烟,长河落日。
还有拜访微草入谷时挑了王杰希摆好的八卦护阵,只因为听说春天谷里风景漂亮,一江春水满溪桃花。被纵容後就赖著混吃混喝了一段日子,每天过著看对方带帮徒子徒孙锄地种药的惬意生活,还不忘嘲笑对方医术纵横天下不能自医大小眼。终於有一天被大眼放倒的叶秋(实际上是倒在桃花酒下了)狠狠吃了个教训。
和蓝雨众人那一段写的特别有趣,我就记得当时一帮人结伴携游到江南,当时刚好找船家买来一筐四腮鲈鱼,刘小别忍不住露了手快剑片了一只,就被黄少开话痨嘲讽小别剑术干不好将来还能去当厨子,然後叶秋就说那你来啊搞不好还不如小别,黄少就拼命嚷嚷著我天下第一剑客为甚要听你的不是什麽人都能想吃就吃的不对想吃也不给吃特别是你叶秋之类的,喻队就在旁边温和一笑看两个人拌嘴,黄少还得意洋洋以为对方站在自己这边,就听见对方说了三个字,“少天,鱼”时的表情……想想就笑死我了啊!
轮回那段我也记得很好笑,什麽外面炮灰一边跳脚骂人说快把那个混蛋淫贼(。)交出来,一边周泽凯一声不吭,当著那帮人的面还在不慢整著叶秋佩玉衣冠,末了叶秋笑著问好了吗还拉回来亲一下才放人,只把对方气了个半死让江副送去医馆治抽风去了wwwww
不过後来杀到总坛叶秋落崖那一段真是前面有多甜後面就多虐,什麽主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这种祸害不可能死就要冷笑下去找人的韩文清,最後被张新杰背後打昏才带回霸图。摇摇欲坠捂著绞痛胸口,被警告过思路过多不能操劳但还是呕出一口血的喻文洲,和本来话就不多,在坠崖时爆发出一声“叶秋!!!”後从此更是再没开口的周泽凯,真是狗血又足描写又好,反复拿出来看都很过瘾啊!

然後作者撤文修好後放出的下半部就从兴欣茶楼开始,干练的老板娘遇见了一身青衣的朴素青年,面貌平凡气质平和,原本只当他是个普通人家,却最後悄无声息出手轻巧化解茶馆危机。最後在一蓑烟雨中只见那人持伞独立,乘舟沿江而去就此悄无声息重回江湖。也在那时茶楼里另外一位来路不明,但和老板娘相依为命多年的俏丽唐家妹子也从此立下习武志愿。兴欣一门的开宗契机由此而来什麽的。

我记得当时小乔就在叶修身边了,好像说在消失的这段时间里叶修某日捡回来一只命悬一线的小乔,当时他刚被废去武功逐出师门,叶修探出他之前内力是微草一脉但是没有说破,後来还从自己所知武学中挑出一路指导小乔改练,小乔也从此一直公子相称细心服侍。在叶修练回千机伞的过程中,时不时会因为阴雨缠绵而旧伤疼痛,或者因为千机心法格外艰难而经常情形凶险,小乔就一直端茶倒水沐浴更衣无一不包。那段冬日清晨的梳头绾髻更是写得情深意重,什麽公子最後选谁都好,然而此生长久此心长愿,只盼自己仍能相伴左右,服侍一生云云,看得人超级感动。
这段时间当年挑起事端的嘉世不甘心叶秋死时没有如预想中的削弱正道武林,自己又丢了盟主头衔,反正叶秋死後魔教气势已经一日不如一日,於是一不做二不休想在今年的武林大会後召集人马,故技重施赶尽杀绝。叶修就易了容,没告诉小乔,只身就混在人群里提前去挑战今年的盟主擂台,结果被刘浩高叫是魔教余孽,遭来呼啸三零一度之类没有参与当年之事的门派围攻,一番车轮战後内力不足,仗著熟知各派弱点凭招式精巧硬撑。还好最後除了嘉世之外,霸图蓝雨轮回这种重量级念著魔教当年叶秋的情分并不打算赶尽杀绝,最後只是黄少上去打算卖个人情速战速决,但是那时叶修已经失血过多体力不支,看著黄少没忍住吐槽他话多手残退步得还不如喻掌门。不知这句话勾起黄少禁忌,让他想起当年自负剑技,却在最後关头因为自己掉的链子而反倒让喻队救起,却因此只能和众人一道,眼睁睁看叶秋掉落山崖。自此最恨被人嘲笑这点的黄少悲愤之下一剑当胸,叶修两指夹住剑身好不容易止住去势,心神恍惚,嘴角带血抬头一笑,仿佛又见到那个当年因为自己一时戏弄而会气得哇哇跳脚的青涩少年。

……然後,然後作者停在那句“少天,你杀了我罢。”上就再也没下文了。



啊啊啊啊作者你快回来啊!想买泡面想去洗澡想干嘛我帮你干啊!被老韩查水表喻队送快递我帮你挡著啊赶紧回来把这个坑续上!我好想看这帮家夥发现战了这麽半天是当年自己的白月光朱砂痣到底是什麽心情啊啊啊!!!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無題

姑娘你好我以前有在你這留過言不過姑娘應該沒印象了所以我又換了個ID但沒關係那都不重要>_<
實在是太喜歡姑娘的文字,那天本來只是很懷念以前姑娘的文所以來爬文的,沒想到姑娘居然還有寫全職相關…!超級意外的驚喜,開心到覺得自己應該下去跑操場三圈才是(。
因為入坑太晚所以RYXQ(十區?)和大綱什麼的其實有點不理解,不過還是很喜歡這篇,文字美慘了啊TATTTT
不過姑娘的文一直都很擊中人就是了
這篇最淚崩的是喬葉,小喬好孩子啊T^T 根本是一眼萬年啊這種初會,而且畫面感太強,好像都能看見漫山的桃花在眼前飛一樣(醒醒) 最後那個此心長願根本strike,好萌好感動又有點虐啊(捂臉)
樓葉感覺是蜻蜓點水,很淡,但是又莫名的虐(對不起人老了看什麼都覺得對心臟不好)
其中某種寫作羈絆[刪除線]讀做虐緣[/刪除線]的東西實在是…還是在去跑三圈操場好了(。)單箭頭這種東西太可怕了
黃葉…可以先從孫哲平開始說起嗎>_< 好喜歡那幾段文字,不長卻可以把一個人的形象氣質都勾勒出來,最後那兩句純爺們指數爆表啊!!
然後黃葉兩人一整個就是不對的時間和不對的地點寫照啊!葉不修情場老手這設定太帶感了,所以即使兩人都滾在一起了還是覺得這兩人好有青澀戀愛的感覺(捂臉) 我對寧願自己仍舊年少、而那人也會站在那邊等你、這段實在是完全無法抵抗(躺) 那種只能在回憶裡追尋的感覺太痛太美
喜歡的場景是黃少夜裡驚醒那段,最喜歡的文句是他"这一生痛楚,全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奄奄一息的男人。"這邊。雖然這兩人已經把我虐到死去活來了但還是好喜歡怎麼破TAT

不知不覺打了一大段>_< 雖然覺得要好好的寫觀後感才對得起這麼美的一篇文,但總覺得心裡的激動還是沒法表達好呢(躺地)
總之太喜歡了,感謝姑娘的文字!
  • dec21
  • 2013/09/25(Wed)13:18:29
  • 編集

無題

?!...........不,我不会说为了翻出你是谁于是我把给我的留言全部都翻了一遍的(即使这样还是不知道(难道是因为闪十一来的那位吗(猜错了也快告诉我wwwww(敢不敢更无聊一点啊我自己

唉我简直......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涕泪纵横?!......感到了深切的喜欢!谢谢你喜欢啊!有一种写这么多字都值了的心情!!!
RYXQ是叶修中心论坛第十区的那个模仿闲情开的版块没错www里面因为是模仿XQ所以大家经常会假装一篇文章存在wwwwww然后讨论和钓鱼(喂。
这篇一开始的初衷是每次都换人,然后从不同人的角度写到他们所能看到的其他人是什么样的wwww就连风格也试图中途努力换了换,各种武侠大家都有模仿着试了试,毕竟这样比较新鲜嘛,虽然黄少看起来戏份多了点(哪里多啊wwww
小乔简直就是好孩子!我也超喜欢他啊啊啊,有一点死心眼但是温柔又坚定.和小楼又不一样,后者他大概觉得自己得不到无所谓,只要能让这个人活着就好了,.揉揉你感到虐的心脏,喜欢大概就是这样有点酥酥麻麻又无可奈何的感情,不过每个人都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和牺牲,这就是人和江湖吧w.
老孙本来就很帅,我喜欢他天王老子也管你去死的猖狂wwwwww这个男人不一定过得最好,但他一定过得最爽.
黄少啊,他大概觉得就算痛死算了,也绝对要遇见这个人.没有叶修的人生无法想象,不能认可.剑出鞘不能回头,他一生永不后悔.

再次谢谢你喜欢!!!我真的没有想过会收到这么长又认真的回复,谢谢你,让这份文字尽到了"给人带去阅读快感"的意义,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是写给作为读者你的东西也不为过wwwwwwww
  • 流矢
  • 2013/09/26(Thu)12:09:46
  • 編集

無題

啊原來XQ是這樣子的形式嗎>_< 那也只能…愉快的上鉤了(咬餌(。
喜歡這種視角切換的寫法!每個人看到的東西都不一樣,盲點也都不一樣,虐點也都不一樣wwwwww(喂喂
有感到姑娘嘗試用各種風格來描述這個故事,但又融合了姑娘本身的特色,所以這篇畫面感超--級--強--大,不知道為什麼總是會想起少年遊這樣的詞啊
給孫爺他不一定過的最好,但過的最爽點個讚,再給痛死的黃少點個讚(。
然後我就是因為閃十一來的那位(土下座)還讓姑娘你特地去翻留言真是…(跪)
  • k
  • 2013/09/29(Sun)14:13:05
  • 編集

無題

XDDD知道认对人超级开心的!虽然我这癖好真的奇怪了点......(你也知道吗w\

视角切换被肯定了好开心~让人感到画面感真是太好啦!大概因为少年游本身就是很有意象自带气场的感觉吧,鲜衣怒马,少年才俊,听起来就是在说还未老的容颜,没磨平的傲气,对自己人生的信心和仍然无限的未来.这都是多好的东西啊w
怀着喜欢角色的心情去写得到了赞!这种认同感真是太棒啦www
  • 流矢
  • 2013/09/29(Sun)14:37:36
  • 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