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信蜂|诺拉]HIKARI

...怎么搞的这个CP名字那么像我很讨厌的某一对...
以及这个CP没啥特别意义,反正无论是高修还是诺瓦尔总之就是那位啦,反正他整个一混沌状态中.

...所以说混蛋快滚回来和拉格结婚啊!顺带,别纠结翻译名.大概认识差不多就行了(。



NL || HIKARI


 

拍手[0回]


那是明亮到,连心之深处都能照耀的光.
像点燃生命一样的,安静的,温暖的存在.
然后他睁开了眼.



隔壁床上正发烧的少年在自己的碰触下像是惊醒了过来.仿佛一击就能终止的生命,柔软而脆弱的生物,此刻因冲击而收缩了瞳孔,他俯下身去,一直到能感受对方发烫的呼吸.玻璃一样的瞳孔中映出来的,是发光中的红色琥珀.
然后他听见对方梦呓一样的声音.
[高...修...?]

在攻击和亲吻中选了后者的青年只是沉默着,彻底低下了头.

高修是谁呢.
诺瓦尔又是谁呢.
施薇特罗达艾利亚桑德兰罗伊德洛伦兹这些一闪而过的名字和面容,全都是谁呢.
他想开口,发现那些无法成声的气泡里,只有一个留了下来.

[...拉...格.]
连自己都不记得的,从最深处,最深处浮现出来的词汇.
[拉,格...]
像刚开始学话时发出的第一声,小心翼翼得生怕念错了一分一毫.
[拉格.]
然后发现这个名字那样熟悉,好像呼唤过那样多次,直到灵魂都消散了,身体还是记得.
[拉格.]

他沿着年幼者的颈侧一直慢慢吻到胸口,发烫的肌肤下是微弱但坚定的心拍.
明明是如此稚嫩而细幼的身体,可就是从这里,溢出了大量心的碎片.比满天星光亮得多的风景和回忆像潮水一样涌向自己,填进了胸腔下那个在夜风里会发出空荡回声的深渊.
那样明亮耀眼的光芒.一点也不像这个世界上空悬挂的伪物一样只能让人觉得恐惧和厌恶.仿佛是久远传说里真正的日光,等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只剩下拥他入怀这一个念头.

那孩子哭得喘不过气,整个人疼得直抖还是努力的分开了腿.发软的身体抱不住自己,却仍固执的伸手够了过来,虚弱的搭在自己颈上.
就像害怕下一秒发现面前的人骤然消失,所有美梦终归天明,醒来时冷的连灵魂都无法动弹.
年幼得还没有变声的人几乎没有呻吟,不断含糊念着只是高修.
他无法对这个名字做出任何回应.心里的记忆搅在一起变成混沌的颜色,连自己也不知道那究竟都是些谁的快乐和悲伤.
而唯一明白的,只有怀里这团光.

他闭上了眼.
女帝啊.
至少今夜.



至少今夜,让我拥他入睡吧.



FIN.



写到后面头痛不乐意继续了就烂尾了.(。
别介意?反正也一时写的玩...顺便一说日站看着看着就只会想掐着某些作者的脖子说你们敢不敢写这么尿性的H啊!还不如不写呢(←看文先挑H看的人闭嘴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