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Admin / Write

[CFC|AVB鸟]006.

AU。小鸟和鸟。
八点档超狗血偶像韩剧!(其实没看过韩剧(也不怎么认识阿四(。




006. Portugal.


Jose看着他,波尔图的阳光下,就连每一根睫毛都是金色的。
“上或者不上,决定首发——这是一道选择题。”
Andre知道Jose的潜台词:而你会遇见无数道选择题。他觉得自己总会知道Jose的潜台词,正如他知道最终通往成功的道路,是由无数的正确选择铺就的。
他有自信不迷失在分歧里,就像他有自信闭着眼睛穿过波尔图。
 
Andre出生在此,又有幸生活了二十来年,因此熟悉这座城市每一块石砖的样子。他开始为俱乐部工作的时候只有十六岁,年轻得就像刚来青年队试训的球员,甚至在夜里偶尔还能感到少有的生长痛。睡得多和长身体没什么关系,他仍然足够高,足够让Jose愉快地把重任和脑袋都枕在他肩膀上。
他能听见Jose没有发出的笑声,贴着脖子。他们的思绪和心灵也应该贴在一起,Andre想。不然这很难解释他从其中感到的契合,解释当Jose用那种眼神只看着你的时候,那种近似于被爱着的错觉。
Rui在一旁沉默,他从来就不太像个威胁。
而Andre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有判断错误的时候。
 
他曾经跨过杜罗河,看见桥墩下的涂鸦墙上,有人喷出了Jose的名字。和俱乐部标志挨在一起。
没有人会记得一名助理教练,他们和曾经闪耀但消失在青年队的年轻人一样,都是浪尖上的泡沫。
无数小船在岸边摇曳,装满葡萄酒的木桶规整地堆成三角。它们是有产地的,也将会被送往已经确定的目的地。
他希望自己的名字也能被记住。
 
等他跨过泰晤士河的时候,已经学会不去低头了。
 
Andre有很多渴望,比他自己以为的还多。他意识不到那些莫名的欠缺,便对此毫无所察。
Rui不在。他去取车了,就像真正的司机一样敬业。留下Andre一个人把Jose堵在门口。
“你教会我的,这是一道选择题。二选一,你只能留下一个。”
他知道自己得不到想要的回答。
他确实没有得到。
Andre走的时候悄无声息。他不想看见Rui,所以无所谓Jose也没来。
当他从万米高空隔着玻璃往下看的时候,才意识到米兰没有河流。
这里没有什么再能给他的东西了。
 
Andre其实早就明白,无论哪一年,什么时候,只要他问出那个问题,Jose就只会给出同样的答案。
而他知道那不是自己。
他问错了。
不是每一道问题都要是选择题。它们有的没有答案,有的别无选择。
 
但就连这一点也是Jose教给他的。



FIN.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メール
URL
コメント
絵文字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パスワード